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生活委员的噩梦
生活委员的噩梦

生活委员的噩梦

大学上的是一所理工类院校,新校区一万多名学生,男生占了八成,女生只有两成。女生比例最大的专业是文学系和外语系,女生占了九成,本人就读的是管理系,男女比例正好一比一,比起那些一个班近四十个学生,仅仅只有两三个女生的专业,正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九月开学,到宿舍报道,除了自己,宿舍里还有三位舍友:

老大叫邵波,来自宁夏,比宿舍的其他人都大两岁,据说是在外面混了两年,才又参加高考考进的这间大学,虽然是同一个专业,但是这个专业在宁夏招收的是二本,而且邵波的老家是全国出名的贫困县,还享受了15分的降分,才被录取到这间大学。相比其他同学,邵波的社会习气相当重,不仅抽烟喝酒,开学没多久,就在大学对面的村子里租了房子,据说是找了其他学校的一个女生好上了,偶尔会在那里同居,但是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住在宿舍的。

老二旺洋是和我都是当地的,普通学生一个,老三王超也是,新疆的汉民,也是一个普通学生,在宿舍我的年龄最小,他们都叫我老四。

我们三个和老大的关系不是很好,我们三个都不抽烟,但是老大在宿舍抽烟,烟瘾很大,还满地弹烟灰,有时候还会叫几个社会上的哥们来宿舍喝酒,喝多了就在宿舍的厕所里吐,吐的到处都是,最后都要我们收拾。但是我们敢怒不敢言,老大叫来的那些社会上的哥们,都是那种从小混迹社会的老皮,有一次喝多了脱了上衣,包括老大,每个人身上都有大片的纹身,还有几个人身上有着长长的伤疤,据说是出去何人砍架的时候受得伤。

如果就这么继续下去,我们三个会在大学渡过很憋屈的四年,然后毕业后各奔东西,与老大再不联系。

但是第二年的五一劳动节前夕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很多人的人生,都发生了变化。

五一节过后,学校有个全校宿舍卫生大考评。系里很重视,五一放假前最后一天,组织各班的生活委员相互检查宿舍的卫生。男生这边,两个班各派出了一个男生活委员,拿着辅导员开的证明去女生宿舍检查,女生这边两个班,也派出了两个生活委员来男生这边检查。

我们班的生活委员叫小茹,山西一个县城来的小姑娘,个子不高,略为有点小胖,笑起来很甜,一笑两颗虎牙就漏了出来,大家都叫他“小虎牙”。本来她是要和另外一个班的女生活委员一起来男生这边检查的。结果对方临时有事没有来,所以她就一个人负责检查两个班的男生宿舍,管理系本来就是一个小系,一个系就一个专业两个班,两个班男生加起来一共就六个宿舍,一个人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检查那天老大在宿舍,心情不好,据说是和同居女友吵架了,两个人还动手了,老大下午一直坐在座位上,一边抽烟一边看手机。老二和老三不想在宿舍呆着,两个人跑去对面村子上网,我因为是社长,只能悲催的留在宿舍等着生活委员来检查。

我们的宿舍在宿舍楼的最边上,是这层楼最后一间宿舍,小茹敲门进来后,闻着满房子的烟味,又看了看老大脚下一地的烟头,皱着眉头对我说:“你们宿舍怎么能这样子,不知道今天要检查吗?”我觉得挺冤枉,我们三个昨天认真的打扫了宿舍卫生应付检查,可是老大一回来就开始憋火,我能怎么办?

“邵波,你怎么能把宿舍弄这么脏呢?”小茹还是有些正义感,走到老大身后,有些生气的质问道。其实平时老大对同班同学还是比较客气,很少拿他社会上那一套对班上的同学,可是那天老大偏偏泻火上头,我觉得没那么严重的的一句话,怎么就让老大暴躁了起来。老大转过身去,左手抓住小茹的衣领,右手一巴掌狠狠扇了小茹一个嘴巴,清脆的巴掌声直接将小茹给打蒙了,一时间竟楞住了。

我见状赶紧冲上去想拉开两人,不料老大右手从自己的床边抽出了一把四十多公分的砍刀,直直指向我,怒道:“想死啊!”我直接吓坏到当场,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站在宿舍中间,双腿发软,心跳加速,完成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回过神来的小茹“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双手抓住老大抓住她领口的左手,试图挣扎开。老大将砍刀转向小茹,刀刃就挨着小茹的脸,阴狠道:“再发出一声再动一下,老子划花你的脸。”小茹立刻止住了哭泣和挣扎,但是眼泪无声的继续留着。

“老四,把门锁上,把门上面的帘子拉上。”老大对我说道。我不敢违背老大的话,只好走到门边,把宿舍的门关上,插上插销,拿起门边的竹竿,把宿舍门上用来透气的玻璃窗支杆拨掉,又拉上了玻璃窗上的窗帘。

等我弄完这些事,一回头,发现老大竟然把小茹按在自己的桌子上,小茹整个人双腿分开,整个身子趴在桌子上,双手推在墙上。老大左手拿着砍刀放在小茹脸侧威胁着她,右手绕到小茹腹部,正在解小茹的腰带。老大这是要强奸小茹!

小茹无助的扭动的腰部,试图摆脱老大解腰带的右手,但是老大用砍刀在她脸旁拍了两下,小茹立刻不敢在扭动,只能发出压抑的哭泣声。

老大一个手解了半天,没能解开小茹的皮带,转过头对我说:“过来给我她的裤子给我脱下来。”但是我没敢动,现在我满脑子都是“强奸”这个词,生怕一旦动手,就成了同案犯。见我没有动,老大的脸沉了下来,右手从桌子上拿起一本课本,就砸向了我,我没敢躲,任凭书砸在我身上。老大有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怕了,看到老大阴狠的目光,我觉得如果我不按他的话去做,很可能真的活着走不出宿舍了。

我只能在心里说了声“抱歉”,走到两人身旁,蹲了下来,伸手去解小茹的腰带。有老大的威胁,小茹没敢挣扎,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她身体的颤抖和明显压抑的哭泣声。

解开皮带扣,拉出皮带,再解开腰间的纽扣,拉下了拉链,没等老大动手,小茹的牛仔裤自己就滑落在了膝盖以下,淡黄色的内裤和圆润的臀部就这么直接呈现在了我的眼前。将近19岁,除了看AV,我这是第一次看到女生的内裤,而且离我如此之近,甚至一种神秘的香味已经传到了我的鼻腔,我一时间也有些想入非非,小弟弟在裤子里也硬了起来,涨的有些发疼。

在我脱小茹裤子的时候,老大也踢掉了自己的裤子,扒开内裤,亮出了自己的小弟弟。老大这个人非常不喜欢洗澡,刚掏出小弟弟,一股浓重的骚臭味就传了过来,我只好赶紧站起来退了两步,躲到了一旁。老大的小弟弟非常生猛,之前有时候老大在宿舍不穿衣服,胯下的小弟弟就吊在那里,我偷偷看过,就算没有勃起,老大的小弟弟就至少也有十几厘米长,现在勃起了,感觉至少二十厘米长,虽然不是很粗,但是真的看起来很是震撼。

小茹已经不再挣扎了,老大把她的内裤拉到了大腿处,露出了两个大白屁股,左手按在小茹的腰上,右手扶着自己的小弟弟,在小茹的股间上下磨蹭,瞄准小茹的下体。但是没有前戏,又受到威胁的小茹,两股之间干涩异常,老大几次找对了地方,双手钳住小茹的腰,试图插入小茹,但是只能把小茹顶的向前,都没能成功的插入。

老大没有什么耐心了,吐了一口口水在右手,抹在了小茹股间,然后右手右手再次扶着自己的小弟弟,向前一挺,大约三分之一长的小弟弟插入了小茹的下体。

“啊……”小茹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惨叫,“不要,不要……”

老大没有犹豫,腰身继续一挺,又有三分之一长的小弟弟消失在了小茹的下体。小茹的身体拼命的挣扎,想把体内的“异物”甩出去,但是老大牢牢钳制着小茹的腰部,小茹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别叫!”老大一把抓起小茹的长发,使小茹的后背呈弓形翻起,从桌子上拉出一条领带,套在了小茹嘴上,并在脑后打了个节。

老大弄完了这些,将插入小茹下体的小弟弟慢慢拔出,我看到老大小弟弟上丝丝血迹,已经把小茹的处女给夺走了。等到抽到还剩一个龟头在小茹体内时,老大又是向前一个冲刺,又将三分之二的小弟弟插入了小茹的下体,小茹因为疼痛,后背再次弯曲成弓形,但是因为被领导绑住了嘴,只能出发不清楚的“呜呜”声。老大就这么抽插着,我在旁边看到这一幕,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看着暴虐的老大和在他身下被侵犯的小茹,虽然知道老大这是在犯罪,但是肉体本身的欲望却刺激的我浑身发热。

老大的动作很是粗暴,每次都是将小弟弟拔到只剩一个龟头在里面的时候,然后在狠狠插入,不断重复这个动作。两股细细的血流,沿着小茹的大腿内侧流了下来,将内裤也染红了一片。从小茹的隐隐的哭泣声中,能感受到小茹的第一次性交,实在极度痛苦中进行的,完全没有感受到那种性爱应有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极度愉悦,感受到的只有精神上的摧残和肉体上的折磨。

老大抽插了大约十几分钟,突然加速抽插了几下,然后抽出自己的小弟弟,压在小茹后背的T恤上,小弟弟抽搐了几下,一股浓精喷射了出来,连射了五六下,射在了小茹的后背T恤和头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