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教室和女厕
教室和女厕

教室和女厕

日子一天天过去,母亲为了不影响她教学,每天教学依旧保持着火辣穿着,似乎也不打算听从医师的建议改变穿着,因为母亲后来真的没去拿掉,但大概是她心中对怀着胎儿的抗拒,似乎是想说万一自然流产的话,她心里也好受些,对我大概也有个交代;一个多月后,她的小腹已经有微微隆起,胎儿十分健康的感觉,母亲无奈也只好对学生跟学校说自己有了小孩,以方便学校后来在她生产时可以安排代课老师。

母亲说自从她公布怀孕后,有很多男学生会主动去关心她,甚至开口要求想要去摸母亲微凸的小腹,我想母亲平时穿着都那么贴身性感,忽然有小腹微凸散发点肉感的孕味,就像是对外展现自己有优良的生殖能力跟得以传宗接代的优良基因,大概会刺激到一些雄性的欲望吧,那些男学生藉着摸肚子,来吃母亲的豆腐,当然这也只是我个人臆测而已!

而我也想试着了解这些学生的状况,想要去学校一趟,可是突然去又似乎太唐突,看看日子,后来查了一些学校的资讯,下礼拜母亲学校又要举行园游会了,那也是个很好的时间,因为妈妈也会主动约我过去参加,而且这个活动对我而言有个特别的意义,就是对母亲产生欲望的原点。

就这样母亲果然还是有邀请我参加,那天我跟了过去,妈妈依旧是紧身衬衫外加短窄裙,十分美艳,腿上透肤丝袜让人很想抚摸一把,园游会时我全程跟在她身旁,男学生们见状也不好靠进,行为也十分规矩,但眼神还是不断在母亲身上游走,后来有点受不了自己的女人被觊觎的感觉,我跟母亲说要她跟我到别的地方去休息一下。

母亲建议到她任教的教室去,原因是学生们这时都不会在教室,刚好也在最高层,很少人回去,一走到那位於教室旁的楼梯间时,她揉揉了自己的丝袜美腿,抱怨楼层很高走的很酸,被这种挑逗的动作勾引,让我直接从后面抱住她,母亲慌张的看了一下有无监视器跟确定四下无人之后,就放胆被我在梯厅之中爱抚着大腿。两人就在这开放的空间之中,就这样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互相调情,大概母亲也很享受这种刺激。

当时间一久我在母亲耳旁说我想要,她很慌张的说「不行啦…不可以在学校,被发现怎么办…?」,可是母亲已经阻止不了,我开始拉扯她的衣物,她看了一下旁边的教室自言自语地说「不行,教室的话…有学生万一回来…会看到我跟儿子…」「走廊底的男厕…太远…太危险了…」

正当她还在犹豫的时候,她的胸前衬衫扣子已经被我解开两个了,母亲焦急的确认四下无人的时候直接把我推到楼梯另一旁的公用女厕室内之中。

正当我已经被推进去的时候,看到母亲稍微向后仰着身体,不一会就要我赶快要进到女厕所的个别间内,我问她怎么了,妈妈不安的说看到远方走廊底有两个女学生往女厕所走来,接着母亲就跟我一起躲了进最里面那间,她双手趴在厕所门边耳朵贴着门似乎在听外面的状况。

看到她翘臀对着我,那丝袜美腿的光泽在灯光下一直闪亮着,已经很兴奋的我兽性更是大发,二话不说在那窄小的空间内,撕扯她大腿内侧的裤袜跟内裤,母亲不是没有挣扎,只是比起挣扎,她更怕出声音被发现,不一会,她裙子被撩到腰间,湿漉漉的美穴直接在眼前,内裤已经被脱到地上,大腿内侧则是一圈又一圈丝袜被撕破的大洞,母亲转头惊恐的一直对我摇摇头,这时候,我的阳具一也寸寸的钻进到她的阴道之中。

「嗯……哼……嗯……」正当母亲发出这种声音,那女学生们嬉笑的声音越来越近,她用双手摀住了自己的嘴巴,深怕声音再走漏出去,但这时我依旧没有停下动作,反而更用力的抽插她,这时候女学生走进厕所了,母亲更是不敢发出声音,把臀部翘个老高,用让我最方便的姿势进出她的肉体,深怕我因为不顺利的话,撞到东西会发出可疑声音引起人的注意。

我虽然知道母亲的意思,但是她那种让我予取予求的表现,更激发了我的快感,用尽全力的抽击的她的肉穴,不一会母亲也开始分泌出大量的爱液,「噗滋噗滋」的水声越来越响,母亲一直摇头,表现出她现在不想在这里被这样性交,我将她双手从嘴巴移开,忽然一个用力的往前顶,母亲头碰到了门,嘴巴娇喘了「嗯啊~ 」了一声出来。

刹那间,门外的嬉笑声停止了,其中一个女学生说「好像有人耶…」,另一个女学生回答「ㄟ…我也有听到…而且…这种声音…好像在…」,接着她们其中一人开始喊「英文老师…你在吗?是你吗?」

「你干嘛叫英文老师…?」

「刚刚…我有看到走廊底是英文老师啊…」

「你看错了吧…说不定她走下女厕旁的楼梯啦…」这时候两个女学生都压低音量继续说「是她没错啦…老师里面只有她敢穿的那么火辣啊…」「都没回应耶…应该不是老师吧…」「哼…那老师穿的那么爱勾引男学生…」

「万一她被男学生在厕所里面上了…可一点都不意外…」「ㄟ…你不要乱讲啦…万一里面真的是老师被她听到就不好了!」「放心啦…如果是她…应该早就冲出来骂人了…」「不知道是哪两位小情侣这么大胆…在学校女厕里面做啊…?」虽然对於她们对母亲的出言不逊有点恼火,但是这时候吸引我注意力的是妈妈的生理变化,可能是被学生发现做爱的强烈背德刺激兴奋感,让母亲的蜜穴开始源源不绝的分泌出大量的爱液,从大腿内侧沿着腿不断流到脚踝上,丝袜都沾湿了一大片,在光影之下十分明显,这时候我故意拍打母亲的臀部发出「啪啪」的拍肉声,她这时候还是不敢娇哼,但是那丰沛的蜜水告知了我她多么羞耻。

女学生们有点惊恐「天啊…真的有人是在最里面那间做爱ㄟ…」「快快…我赶紧去跟教官说…」「我也要跟你一起去…我不敢一个人留在这里…」听到奔跑声离去后,母亲开始大声娇喘,用气若游丝的口吻跟我说「嗯啊…快点…快点…给我…嗯……「,」嗯~ 快射进来…快结束……教…教官…要来了…「,我看到母亲如此焦急的恳求我,我也加重了力道,妈妈在怀孕之下十分敏感,一下子就大声娇叫高潮了,而我赶紧将精液大力灌注进去她的身体内。

当我们赶紧整理完衣物,两人走到厕所外面洗手台洗完手后,正准备要去教是里面避风头时,两个女学生跟教官从楼梯间跑出来,教官直接冲到厕所里面的最后一间敲门,并把门打开发现没人,接着走过来问转过身来的母亲「老师…不好意思…你刚刚有看到有人在厕所里面吗?」「教官…我没看到耶…为什么问我?」「喔…刚刚两位女学生说好像有看到你进厕所…所以想请教你…」「嗯…我刚刚下楼去找我的儿子…不是去厕所…」女学生赶紧说「老师…刚刚…我们有听到有人在厕所里面作爱…感觉很恐怖…」「喔…教官…这样说我刚刚好像有在楼梯间看到一个男学生跑走了…」这时候母亲往后靠坐在洗手台上,那双修长美腿交叉夹紧,深怕大腿内侧裤袜被撕破的破洞被看到,这时候我感觉到教官一直盯着母亲全身上下看,可能是因为母亲本来就很吸引男性的目光,但这时候,似乎他也发现到母亲的丝袜有破洞的痕迹,这时候教官开口说「呃…老师…嗯…如果有什么…记得…跟我们讲一下!」「还有老师…你要小心身后坐着的洗手台,那个…有水流到你的腿上了…」看来这个教官他也注意到母亲腿上丝袜被爱液沾湿一半的状况,母亲故作镇定感谢教官关心,并抹了抹了一下腿上的水痕说要进去女厕擦拭一下,两个女学生就带着疑惑离开,教官这时候留下来对我讲「老师她…如果你母亲…不好意思讲什么…有透漏给你…记得跟我们讲一下!」「教官请问你是指什么?」「嗯?你没发现你母亲大腿内侧的丝袜被扯破了吗?……还有她双腿上的水痕,洗手台水龙头没开,水也没满出来…怎么可能流到腿上…」「我这样说你可能会生气」「没关系教官你继续说…」

「我怀疑你母亲刚刚可能被她口中说的那男学生…侵犯了…碍於面子…不敢讲…她如果有跟你讲什么…是谁做的…再麻烦你告知我们…起码要把这个男学生揪出来…竟然连孕妇都不放过…」「呃…我知道了…如果我母亲有说什么…我再跟你讲!」听完教官也快步离去,我赶紧对厕所中的母亲告知人都走光了,她才脸红的走出来,抱怨都是我造成她差点被发现不伦的事情,然后一直问我教官有跟我讲什么,我把妈妈她被发现爱液流出跟丝袜被扯破的事情略过不说后,跟她讲教官说有个还没抓到的男学生,他会性侵女生连孕妇都不放过,要请母亲她自己小心,听完后,母亲似乎有点讶异还真的有这样的人在校园,也感到有点害怕,她在教室拿了一件长外套绑在腰间后,要我去跟她的学生说老师有事先离开,她就跑回车内,等我上车一起回家。

这次在学校女厕打野战的经验,让我久久难以忘怀,还以为母亲她会生气我在公共场合这样对她,但却不是这样,有意无意对母亲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可以感觉到她似乎有点享受那样的兴奋感,大概是她从来没体会过,另外也可能是她已经倾心於我,打算让我予取予求了吧,但是母亲也说,校园里面也慢慢流传着有人在厕所公然做爱,而母亲似乎是参与者之一,她很无奈,但又怕解释越描越黑,我则是劝她,时间一久耳语就会自然消除了,事实证明也是如此。

三个月过去了,母亲的肚子整个膨胀了起来,也改穿了较为宽松的衣物,大概也是像是之前那套红色的连身短裙套装,只是腰部就为放为宽松一点不系任何腰带或皮带,腿上改穿大腿袜形式的袜子,外观依旧那么美艳动人;母亲又反应最近有一群怪怪男学生,常常下课的时候主动要求抚摩母亲的大肚子,一摸都摸很久,在摸到肚子的同时都对母亲露出奇怪的眼神,并很快地跑到外面去交头接耳的嬉笑,没错!那群男学生就是当初那个带头的学生一起去KTV的那群人,我听完后心想,大概是这群人还有跟那畜生有联络,那畜生应该是跟他们表示母亲被搞大的肚子,是他的杰作吧,但母亲不知道背后的内幕,只是认为男学生是基於孕妇的好奇。

也到了三个月了,我要求母亲去医院做产检,一方面我是跟母亲说因为我们是近亲繁衍的小孩要尽早检查,以免未来婴儿是有问题的,二来我是要确认,这孩子的种,到底是谁的!我们找了一天再去医院,我跟母亲说检验费用我出,母亲进去检查后,接着我多勾选了一下验DNA,但我不打算让母亲知道有额外做这件事情,以免她多做联想!并对医院要求检验报告先交给我,后来,过了快1个月,检验报告出来了。

每个检查的显示胎儿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唯独DNA跟我不相符,我整个崩溃,受到强烈打击,可恶!真的让那畜生得逞了!!!难怪婴儿这么健康,因为并不是近亲繁衍下的产物!可是,我没理由也没机会要母亲拿掉,因为当初要求她将小孩生下来的人是我。

之后只能被动地看着那婴儿一天一天地在母亲子宫内长大,母亲因为怀孕这么久了,母性也被激发,改变了以往的心态,非常呵护她肚子里的胎儿,大概也认为那是我的小孩,爱屋及乌吧!

后来唯一安慰的是,小孩是女儿!我心中浮现的邪恶念头跟我说,未来还有机会报复吧?但当下立刻摇摇头压下这股意念,毕竟小孩是无辜的;母亲也在预定的预产期当天,忽然产生了阵痛,羊水开始破裂,折腾了半天后,她被推向产房!

请陪产假陪产的是我,见那婴儿的头从母亲下体硬撑破显露时,我的心中十分复杂,第一个是感觉被抢走了什么,母亲的生我出来的地方,正在培育的是那个畜生的小孩,而且还完整健康的正在生产,每当她用力的一次我的心也跟着痛了一次!

接着整个胎儿滑了出来,见着那脐带联接的地方,我比医生更想剪断它,之后母亲虚弱地抱着小孩,但看我脸色不太好,问我怎么了,我表示我只是担心,而且补上了一句说这小孩可惜长得不像我,母亲虚弱淡淡的笑说「可能是长得比较像她」出院后,母亲的身材在腹部的地方稍稍走样了一些,唯一变好的是那因为充满乳汁而硕大的乳房,应该罩杯有再往上跳一个等级,每次母亲要喂母奶的时候,都故意跑去说我也要喝,起初被母亲严词拒绝,也因为大概是她以为已经帮我生了一个小孩,所以对我的看法已经从儿子转变成自己的男人,后来我调过几次情后,母亲也半推半就下被我吸吮着乳汁,那种有点甜甜又带有点微微腥味的味道,让我无法抗拒,但我每次很贪婪地喝者,让母亲发出兴奋又羞愧的声音,但最后都推开我说「都要被你喝光了,女儿…你妹妹喝什么!?」,心想的确不太想让这小孩喝,但碍於母亲不知道真相,我只好也默默地听话了。

一段时间后,母亲发现似乎我在跟这小孩争宠,也有点排斥她,问我为什么,我依旧笑笑地说因为她长得不像我嘛!母亲好气又好笑的说只是为了这种事情?

所以她直接脱口说「那再生一个像你的孩子不就好了!干嘛闹别扭?」当她说出应诺我的话,等她身材恢复纤细苗条之后,下课放学到家后,我开始常常向她求爱,当脱光她衣物时,看那乳房因乳汁变的硕大诱人,视觉刺激下提高了我的性致,使得我常常在作爱时用力揉捏她的胸部,让母亲温热香滑的乳汁四处喷洒!

在激烈的抽插之中,她很放开且大声的娇喘着,日后,天天有着美满的性关系,因为有时太过激烈,让母亲有时娇腆抱怨着这简直是场恶梦,但这样不久后,母亲跟我积极「做人」之下,又怀上了一胎!这次我心中可就放心保证这胎儿是我的孩子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