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上了朋友的大肚妻子
上了朋友的大肚妻子

上了朋友的大肚妻子

肥胖的卢振龙不停抓著自己的头发,从高等法院的正门走出来,陪同他身旁是一位律师,可是这位律师只能替振龙作保释手续,对于他贪污所面对的法律诉讼,却无能为力,所以振龙一直抓著头皮,无精打采走出法庭外。
-  「卢先生,下一堂法庭便会结案陈词,外面有什么事情你就要先做好准备,毕竟前景很不乐观,哎!如果有什么消息,我会通知你。」律师叹气的说。
-  「嗯…好吧!人算不如天算,走一步算一步了…」振龙摇著头无奈的说。-
  「卢先生,我先回律师楼,保持电话联络。」律师说完转身就走了。
-  振龙独自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地的走著,街上的行人为了饭碗劳累的奔波,虽然说他们劳累,但却是人生积极的一面。而他却要收拾心情,准备过他未来的铁窗生涯,无奈的仰天长叹…
-  当振龙低下头的一刻,发现对面卖孕妇装的商店内,走出一位身影熟悉的女人,他仔细一瞧,脸上即刻浮现青筋,原来她就是害振龙要坐牢的拍档淑美。-
  淑美的身型却让振龙大吃一惊!-
  振龙记得前几个月和她见面的时候,还不察觉她有身孕,想不到短短几个月淑美便变成大肚女人,难怪很多人都说,女人很善变。-
  说起淑美和振龙两人关系,确是耐人寻味。以前振龙和淑美原是校友,两人从小学到高中,维持著很好的关系。随著岁月的增长,从两条辫子和穿上小背心当做胸围的淑美,现在已经换上缕空蕾丝的33C软杯乳罩,乳房的饱挺加上纤细的腰和修长的美腿,无数的男士们已纷纷涌上…
-  淑美果然变成一位感性的美人儿,晶莹透红的瓜子脸孔,一束柔滑亮晶的披肩秀发,明眸的双眼上一对弯月型的细长眉毛,尖且挺的鼻孔、艳红湿润的美唇,加上洁白整齐的牙齿和一对柔软垂珠的秀耳,振龙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近水楼台的振龙,当然成为淑美的初恋情人,顺理成章之下,振龙最后也成为淑美的破处功臣。
-  两人离开学府之后,振龙承继父业,开始在生意场上打滚,可是他却不是做生意的料子,很多时候都比人慢一步,让行家捷足先登。淑美的美艳也是振龙的压力,他恐防两人之间的感情会出现第三者,最后邀请淑美无条件加入公司成为拍档,一来想著可以绑著淑美的自由,二来利用她的美态和智慧招徕客户。
-  振龙一石二鸟之计果然奏效,生意从淑美带领下,逐渐上了轨道,振龙心里一直想,男人只要有本事能绑著女人,天下间就没有什么事解决不了,所以他不停称赞自己的一石二鸟之计、够眼光、够手段,甚至在背后暗地里说,你做生意怎么厉害,最后还不是在床上打开双腿贡献给我。-
  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真的没说错,自从振龙拉了淑美进公司,便暴露他的无能之处,聪明且眼光锐利的淑美又怎会瞧不出呢!
-  时间过得很快,淑美凭著做生意的天份,加上美貌和精灵的头脑,她在商界可说是得心应手,且流露女强人的本色,此消彼长之下,淑美内心对振龙产生埋怨,毕竟女强人又怎会要一个庸材当男朋友呢?-
  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重纱,一旦女人觉得身边的男人是庸材,就会留意身边其他的男人。淑美成功把公司带上另一个高峰,就是向北扩展业务,振龙一向不会反对淑美在生意上的政策,结果公司朝北方进军。而淑美时常要北上的关系,自由度也扩展了,放眼看天下的淑美,当然也会为自己的幸福著想。
-  结果,美艳的淑美开始一脚踏两船,下体娇嫩的水蜜桃,也多了一条水龙灌溉,床上春风得意的淑美,开始领略什么是做爱花巧,也明白什么叫枯燥乏味一词,可是她暂时不能离开振龙,毕竟还有很多钱仍控制在振龙身上,所以当振龙跨在她的身上,她内心就会自然诅咒,这么多人死怎么不见你死!-
  可是淑美的爱郎,却不甘愿看见她受振龙约束,聪明的淑美爱郎心切,终于设计拿回她应有的钱,但大笔的银额总不能即刻转出来,于是,淑美一方面暗渡陈仓另起炉灶,另一方面设计让振龙在公司腾出金钱。所谓最毒妇女心,尤其是那些又要人,又要财的女人最可怕。只有自认聪明的振龙还被蒙在鼓里。
-  直到有一天,淑美突然宣布结婚的时候,众人以为她和振龙拉起天窗,却万万料不到,新郎竟然不是他,这时候振龙才惊觉出现了第三者,可是他公司一向依赖淑美,结果两人谈判,振龙答应退出,因为谈和判也是淑美一个人说。
-  众人知道新郎不是振龙的消息,振龙强颜欢笑,而且装出很大方的样子在婚礼出现,还当众祝福新人白头皆老,早生贵子之外,私底下也和淑美说了一句:-
  「淑美,我振龙是明白事理之人,过去就让它过去,怪只能怪我当初没有好好珍惜和你那段感情,现在你选了他,相信你没有选错,我衷心祝福你,记著你仍然是我生意上的好搭档,友谊永固!」振龙在淑美的耳边无奈说。-
  「振龙,你如此大量,我真的很高兴,谢谢。」淑美嫣红一笑。-
  振龙就这样把淑美送给了伟文,还叫伟文好好对待淑美。可是好景不常,现在振龙和淑美两人的关系已经变得非常恶劣,说到头脑灵活这一方面,振龙那种义气派根本不是淑美的对手,金融风暴的拖累,导致公司陷入困境,而足智多谋的淑美却招了不少生意,振龙除了感激之外,对她是更加的信任。
-  义气派又怎能做生意呢?
-  振龙对淑美的信任是从不过问,结果以往签下的单据、合约,换成今天贪污的罪证,而聪明的淑美很把所有的责任推到振龙身上,甚至以往的文件中,毫不沾上任何关系,直到贪污事件发生,振龙这才明白,原来淑美一直利用他的身份,不但在外面赚了不少钱,还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一乾二净!
-  振龙这只死猫又怎能咽得下呢?苦奈他又找不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令振龙最气的是听到工友说『天窗就淑美拉,铁窗让振龙捱』,这句话狠狠刺进他的心灵,现在看见淑美大著肚子,心中恨意、怒意一并涌上心头…
-  振龙从后跟随淑美一直的走,走过无数的商场,淑美终于回家了。-
  望著这座半豪华式的洋楼,振龙的心更加愤怒,淑美住的是高宅,而自己却一无所有,可恨的是淑美不念情谊而把他身边仅有的一点钱也拿走,未来的铁窗生涯也不知道该怎样过,况且他年纪也不小,放监后更不知道依靠什么维生?-
  怒气加恨意,报复随念而生,振龙也不例外,他想反正现在身无长物,何不向淑美敲诈一笔,反正他丈夫在外地坐移民监,现在肯定不在香港,或许淑美念著过去的交情会给他一笔钱呢?振龙的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鸡巴,嘴角发出淫笑的转身离去。
-  原来振龙不是离去,而是走进一间店铺里,买了一把锋利的剃刀和一瓶天拿水(香蕉水),临走的时候还买多了一条狗链,接著又买了一篮生果和一盒白兰氏冰糖燕窝,他想淑美看见他手上的冰糖燕窝,应该不会生疑且会让他进入屋内,于是快步朝著淑美的大宅走去。-
  「叮当!」振龙按了一下门铃。-
  「振龙…是你…」淑美看见是振龙惊讶的说。-
  「淑美,我知道你的产期将近,恐怕日后不能再探望你,所以趁现在有空的时候,拿了一些生果和补品给你。」振龙提起生果蓝给淑美看,表示无恶意。
-  「振龙,还是不用了…不方便…」淑美犹疑了一会,始终婉拒振龙的要求。
-  振龙想不到淑美会如此的绝情,往日所有的恩情也不顾,现在他才看楚淑美够狠、够铁石心肠的一面。-
  「淑美,其实我上来是关于你的事,你也知道我今天上法庭,律政处找到新的证据会对你不利,恐怕你也脱不了关系,除非是我肯承认你是受我指使,要不然你也会和我一起坐牢。目前我怕你坐牢会受到伤害,况且你又身怀六甲,我实在不想伤害你,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问律师有关腾云一事。」振龙说。-
  振龙看见淑美不肯开门,心生一计想骗取她的信任。
-  「我律师不在香港,况且我和你的公司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淑美冷冷的说。-
  振龙万万想不到淑美会是一个如此绝情的女人,望著淑美耳上的珠环,想起她是一个贪婪的女人,只好大胆试试以退为进的方法。-
  「淑美,算了!你和我保持距离也有你的理由,我不会怪你,反正这些手信已经买了,拿回去也没用,你好好保重,对了,里面有一些钱是我以前欠你的,现在还给你,大家各不相欠了…再见!」振龙放下手中的礼物后转身就走。
-  振龙走到转弯处在电梯旁按了一下电梯钮后,接著偷偷望著淑美的大闸,原来他计算过,只要淑美出来拿礼物,他肯定有足够的时间冲上去,可是淑美的大闸仍无动静,直到电梯『当』一声响了之后,淑美的大闸才打开。-
  原来淑美等振龙搭了电梯后才出来拿礼物,可惜她想不到振龙会使计利用电梯的声音来骗她,结果当她弯下身拿礼物的时候,一道黑影冲了上来,由于她大著肚子,行动和反应都很慢,结果来不及躲进屋内,便已经被振龙挟著她的嘴巴胁持著,吓得淑美脸色大惊,她后悔莫及的被振龙拖进屋内。
-  「你就是犯上贪婪的大忌,我又怎会不知道你的弱点呢?」振龙得意的说。
-  「你想怎样?救命!」淑美大声的喊!-
  振龙立刻把门锁上,接著把大著肚子的淑美推到沙发上,然后把手中的天拿水四处乎乱洒,整个空间很快布满了浓烈的天拿水的味道,吓得淑美全身颤抖!-
  淑美被振龙一推,她急忙护著肚子倒在沙发上,振龙望著大肚婆的迟钝动作,心里偷偷发笑,以前他认识的淑美是多么的灵活,玲珑浮凸的身栽,哪像现在手肿脚肿的,不过,大肚的淑美对振龙来说是一种新鲜感。
-  「振龙…你想…做什么…」淑美惊怕的说。
-  振龙拿起手中的狗链绑著淑美。
-  「振龙!你发什么神经…救命…啊!」淑美拼命的挣扎大声的喊著!-
  「喊吧!只要我一点火,马上可以和你一起同归于尽,反正我是一个即将坐牢的人,死了也没关系,况且还有你肚里的孩子陪葬,哈哈!」振龙凶狠的说。-
  淑美全身颤抖著,她知道事情不是那么容易的解决…
-  「振龙,好!你想怎么样说吧!毕竟我们还是好朋友,再说你又是我以前的男朋友,我一会帮你的,说吧!」淑美的态度突然变得很镇定的说。
-  「哈哈,女人真善变,刚才你不是够狠够绝的吗?怎么现在装起死狗的样?-
  你过去的狠到哪去了?莫非有了身孕品格也变了?「振龙嘲讽的说。-
  振龙接著把屋内的电话线割断,拉上窗帘后听到后面有狗的吠叫声,于是跑到后面一看,原来是伟文养的大黄狗,振龙拿起放在旁边的狗粮丢了过去,这只大黄狗看见有狗粮吃,竟然向振龙友善的摇起尾巴,振龙走上前在它头上摸了几下,发现这只狗全身皮肤病,难怪会锁在一旁。
-  振龙拿著狗粮拖了大黄狗到厅上,大黄狗看到淑美马上过去舔她的脚指,淑美马上用脚想把它踢走。-
  「振龙,这只狗患了严重的皮肤病,我怀了身孕不适宜对著它,我正找机会把它送掉,麻烦你先把它拖回去好吗?我们平心气和的谈谈,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呢?我一定会尽力的。」淑美避开和大黄狗的说。-
  「我要你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振龙大声的说。
-  「振龙,家里哪有值钱的东西呢?不怕老实对你说,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丈夫拿去赌了,这层楼几个月断供,我还愁著孩子出世那笔医药费呢!」淑美说。
-  振龙心想她丈夫怎么会赌钱呢?他想起淑美一向鬼计多端,可能这是她援兵之计,他慢慢走近淑美的身边,突然,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
-  「啊…你怎么打我…你以前不会打我的…呜…」淑美眼角渗出泪水的说。-
  淑美被振龙打了一巴掌表面上很惊慌,其实当她被振龙绑著的时候,发现振龙一点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心想今天的振龙不是以前的振龙,内心也算到这巴掌始终难免,所以当这一巴掌出现,她马上大哭扮起楚楚可怜的样,希望通过哭声能唤回往日的振龙,念在往日的情谊上会放过她一马。
-  「淑美,你少和我来这一套,当日你选上伟文和我分手的一刻,我已经把你看清楚了,现在什么也不用说,带我去你的房间!」振龙用狗链拖著淑美说。
-  淑美十分不愿意被振龙拖著走,毕竟她是大学生且享有学士身份的衔头,如今要她像狗一样被拖著走,感到无比的耻辱,但她无计可施之下只好走了。-
  「谁叫你走!用爬的!」振龙一巴掌打在淑美的脸上。-
  「呜…别打…呜…我爬…呜…」淑美哭著说。-
  淑美大著肚子很难蹲下,只好用手护著大肚慢慢把身体跪下,可是当膝盖碰到地面的石砖上,心里就痛骂伟文,当初装修为何不听她说用地毡呢,现在笨重的身体压在地砖上,膝盖十分痛楚,只好勉强用手掌撑著慢慢的爬入房内。-
  振龙拖著在地上爬著的大肚淑美,望著她跷起的肥臀不禁感到好笑,于是脱下腰上的皮带,一下一下用力的鞭在肥臀上,每一下抽鞭的动作,都传来淑美的痛苦哀叫声。-
  「啊…别打…呜…痛…」淑美不停的哭著,咬著牙根快步爬进房内。
-  振龙听到淑美的哀叫声,想起以前替淑美破处的时候一样,叫声都是这般的哀怨,此刻的哀叫声听进振龙的耳里,却变成是一种刺激的叫床声,为了这种叫声,不但没有停下不打,反而打多变下,因为他的裤裆已经撑起小帐蓬。-
  「啊…不要…痛…」淑美满脸泪水的大声痛哭。-
  淑美为了减少臀部的疼痛,只好强忍膝盖的痛楚快步爬入房内,而大黄狗也像看热闹般走了进来。-
  「多利!出去!」淑美喊著大黄狗出去。-
  振龙看见淑美不让大黄狗进房间,他却故意把狗留下,气得淑美咬牙切齿的。
-  淑美和伟文两人的恩爱房,布置得十分温馨,白色高贵的地毡,镀金欧美式的床架,宽大的意大利床褥,所有的床套用品都是四百针高密度,摸上手的质感柔滑无比,振龙心想他们可真会享受,于是把满身皮肤病的大黄狗放它在床上,大黄狗何曾试过这么舒服的床褥呢?结果马上撒了一泡尿当是它的地方。
-  「多利!下来…啊…不要…」淑美看见大黄狗在床上撒尿,气得差点晕了过去。振龙看了心中可高兴极了。
-  「振龙,你不可以让它上床,它有皮肤病呀!」淑美咆哮的说。-
  「那我点火把床烧掉好吗?哼!」振龙冷冷的说。
-  「振龙…不…」淑美无奈点头的说。-
  振龙看见墙上挂著淑美和她丈夫结婚照的水晶框,就怒火中烧!
-  「不要叫我振龙,叫我老公!」振龙捉起淑美的衣领说。-
  「你…」淑美叫不出口。
-  振龙看见淑美不肯叫更加暴跳如雷,原本捉著她身上领口的手,移到淑美的大乳狠狠的一抓,吓得淑美花容失色,发出有史以来最大的惊叫声。-
  「啊…不要…我叫了…老…公…呜…」淑美揉搓几下被抓著的疼痛乳房。
-  振龙刚才的手抓在淑美的乳房上,发觉原来淑美的大乳仍有强劲的弹力,起初他以为大肚婆的乳房下垂没弹力,想不到三十岁的淑美虽然大著肚子,风韵也不减当年,振龙这一抓把他欲火也抓了出来,不过眼下找钱比较重要。
-  「你过来!打开所有的柜和抽屉!」振龙说。
-  「真的没什么东西…不用打开了吧。」淑美脸色惊慌的说。
-  振龙看见淑美的脸色就知道有问题,于是扬起手想打的时候,淑美马上答应将所有的柜和抽屉打开,衣柜打开全是衣服,有些是高贵的晚装,振龙用手往柜内一搜,结果拿出两个精美的盒了,当打开一看,原来是名贵的金劳力士和两只闪闪发亮的钻戒,振龙用凶狠的眼光望著淑美。
-  淑美看到振龙这种眼神不寒而栗,马上求饶的用手护著脸额。
-  「我以为伟文拿去当了,我真的不知情。」淑美马上解释说。-
  振龙知道淑美很狡猾,这可骗不到他。
-  「你刚才说你丈夫赌钱没钱供楼款,你骗我,他妈的!」振龙一巴掌打下去。
-  「呜…我真的不知道…呜…」淑美抱头痛哭。
-  「赶快把其它的抽屉打开!」振龙大声的说。
-  淑美无奈将所有的抽屉打开,振龙这次真的找不到什么贵重的饰物,只是找到几万元的现钞,他马上把钱放进裤袋,接著第二个抽屉看见全是淑美的贴身物品,里面放著五颜六色的蕾丝乳罩和内裤,这些乳罩的罩杯可真大,他想可能这就是大肚婆用的乳罩吧。-
  振龙翻找了两遍,抽出一件红色的肚兜,不过这件肚兜很大件,不像淑美还没有怀孕的尺码,振龙心想莫非淑美想扮大肚貂婵?-
  「这件是你大肚穿的?」振龙把肚兜拿到淑美眼前说。
-  淑美面红发烫的点点头。-
  「穿上给我看!」振龙淫笑著说。-
  「什么?穿了给你看?怎么行呢?我…」淑美脸红焦急的说。
-  「不穿算了,我把它烧掉…」振龙说。
-  「不!我穿…」淑美接过肚兜当走进浴室的时候,却被振龙挡著去路。-
  「在这里换!」振龙指著原地说。-
  淑美大吃一惊!-
  淑美虽然和振龙曾经发生过关系,蜜桃也给振龙插过无数遍,甚至她的处女膜也是给他插破的,但现在她已经身为人妇,而且要大著肚子当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脱下衣服,感到实在尴尬和羞耻,就算平时她也少会在老公面前更衣。
-  「不好吧,听说男人看见大肚女人的身体会交霉运…」淑美吓吓振龙的说。
-  「哈哈,我即将坐牢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快脱!」振龙大声的说。
-  淑美叹了口气,无奈的用手拉下身后的拉炼,一件松阔的大肚婆连衣裙,即将滑下的一刻,却被淑美两只手臂按著,脸红的淑美始终不敢张开手臂。-
  「脱!」最紧张的关头淑美仍然不脱,气得振龙雷霆大怒!-
  一声响亮的吼叫声,吓得淑美忙把手臂松开,结果一件孕妇裙从淑美的身上滑了下来,振龙双眼直瞪在淑美的身上,今天见到的淑美和以往的淑美,简直判若两人。或许说想找寻她身上以往相同的地方,就是她肌肤的洁白无瑕吧。
-  穿著乳白色半棉质的软乳罩和一件白色棉质内裤的淑美,站在振龙面前,可惜淑美的手遮住了重要部位,气得振龙很不耐烦。-
  「把手移开继续脱,内裤也要脱!」振龙叫淑美把遮掩重要部位的手移开。
-  「这…哎…」淑美无奈将乳罩的扣解掉,露出两团饱满涨大的乳房。-
  振龙长了这么大,这回还是第一次看见大肚女人的乳房,虽然以往艳丽蛇腰的淑美,现在变成粗腰挺起大肚的女人,但振龙发现她除了身型较为肥肿之外,身上那股韵美的风姿仍然存在,尤其是看见两座乳峰的震荡,比起以前显得更加饱满,也许是身孕的关系吧,他想此刻用来夹肉肠最合适不过了。-
  振龙双眼仍直瞪著淑美的大乳,深红色的乳晕像火百合的花瓣一样,正护著娇艳勃起润红色的奶头,两粒奶头比红色的花生还要大粒,振龙不知道奶头是奶水谷起所膨胀,还是淑美心理的兴奋?他希望淑美的奶头是因为奶水所膨胀而竖起,毕竟他没试过人奶的滋味,不禁贪婪的伸出舌头黏了嘴唇一下。-
  「内裤也脱了!」振龙望著淑美大乳猥亵的笑著说。-
  「你…」淑美无奈用手拉下内裤,然后用脚向左右两边移动将内裤褪了下来。-
  「原来大肚的女人是这样脱内裤的…」振龙笑著说。
-  振龙焦急的望著淑美的蜜桃,当淑美把内裤脱下之后,振龙被吓了一跳,原来淑美把蜜穴的阴毛全部剃掉,成了雪白又有些阴影的光穴,而最过瘾还是看见淑美的大肚,肿得比蓝球还要大。
-  「你什么时候把阴毛全剃了,是伟文替你剃的吗?」振龙内心有些不快的说。-
  「这…是医院要我剃的,方便我做检查和卫生…」淑美尴尬的说。-
  「哦!原来如此,你现在爬过来。」振龙拉了一下铁链说。-
  淑美用手护著肚子慢慢蹲下笨重的身体,然后开步的爬过来,看见淑美两个大奶垂吊著,好像两个大木瓜在摇摆著,大木瓜上又有两粒大花生米,洁白的背肌下,跷起了雪白的大屁股,正左右摇摆的爬了过来,振龙不禁笑了起来。-
  「起来穿上肚兜!」振龙说。-
  淑美用手撑在地上慢慢爬起身,虽然说她的两腿肿得像大象的脚,可是却中看不中用,没什么力气,当淑美起身的一刻,差点跌在地上,幸好平冲力总算可以勉强撑起了笨重的身体。
-  振龙望著眼前大肚的淑美,看著两条肥肿的大腿正夹著无毛的肥穴,忍不住用脚指头在肥穴的中央挖著,似乎想把脚指头钻进肥蜜桃里。-
  「不…」淑美用身体阻挡了振龙的脚指头。-
  「你敢挡我!」振龙大喝一声!-
  「不…呜…」淑美暗中流著泪,只好让振龙的臭脚指头在她蜜穴的隙缝上挖掘,她内心只能默默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同时也希望振龙的臭脚指头找不到蜜道的入口处。-
  淑美很快穿上肚兜,乐得振龙哈哈大笑,而这些笑声重重打击淑美的自尊,处于无地自容,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躲避这个恶魔的虐待。-
  振龙扬起手中的剃刀来到淑美的跟前,然后脸上发出阴险的笑容,手上的剃刀往她的胸部直下,吓得淑美全身颤抖著。-
  「你别动,伤到你不关我的事!」振龙阴阴嘴笑著说。-
  振龙的剃刀锋利无比,只见他提起乳房上的肚兜布轻轻用剃刀一割,肚兜随著锋利的剃刀很快被割下两个大洞,而这两个大洞把淑美的大乳露在肚兜外,羞得淑美脸红发烫,当振龙的手摸向她肥肿蜜桃穴的时候,淑美紧张的闭起双腿,原来她被振龙用剃刀割肚兜的一刻,那份刺激不禁使她产生快感,湿了!-
  「不…不行…」淑美退出两步的说。-
  淑美虽然退出两步,但这份快感仍缠著淑美,而她肥蜜桃仍涨著水,一丝丝的涌出,这是淑美万万想不到的情形,她暗中骂自己,为何会在这种情形出现兴奋和快感,真是又羞、又爽…-
  淑美用强烈的抑压法,将思绪投在理智和伟文身上,她知道此刻不可犯贱,要不然她会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她曾经发过誓不会再和丈夫以外的男人做爱,原因就是怕会忘不了振龙的大鸡巴而吃回头草。想不到忍了这么久,现在又要再一次接受考验。-
  振龙发现床边的灯桌下好像有个小柜。-
  「把那个柜打开!」振龙指著床边的小柜说。-
  「不!求求你别打开那个柜!」淑美说了之后知道犯了大忌,后悔了…
-  振龙马上冲上前把柜门一开,发现原来是放著各种的性用具,记得以前古板的淑美是极抗拒甚至是厌恶这类性具,想不到现在她居然也接受了这些性玩意,真出乎振龙意料之外!回头望了淑美一眼,淑美正无奈的望著天花板,看来她是感到十分羞耻,不知道该怎样接受这一刻…-
  「淑美,怎么你也玩起这玩意?」振龙笑著说。-
  振龙不但笑著说,还把里面的震蛋、粗大的阳具、齿型滚珠旋转式的假阳具、乳夹、肛珠、粗大的双头棍全搬了出来。
-  「这都是丈夫买的,我不用这些。」淑美坚持的说。-
  「原来如此,这样把它烧掉吧!」振龙大喝一声。-
  「不要!」淑美听到振龙说烧一词,便跪地求饶的屈服。-
  「说!什么时候用的?」振龙瞪著淑美说。-
  淑美双手握拳满脸羞红的望著天花板。-
  「这些都是我怀孕后用的,记得当时我有了身孕不可以做爱,结果我忍了三四个月,最后到了五个月可以做爱的时候,伟文又提不起兴趣,可能是为了贪污事件烦吧,最后他买了一支这个给我,起初我不肯用,后来在忍受不了生理的冲动之下,试了一次,后来便接受了。」淑美羞怯的说。-
  「你选的都是那么粗大,你容纳得了吗?」振龙好奇的问。
-  「怀孕的女人下体都会有所转变,可能这就是伟文不感兴趣的原因吧。」-
  「这支双头棍呢?」振龙问。-
  「这…这是我上孕妇班,遇上和我有同样问题的朋友玩的。」淑美小声的说。
-  振龙想了一回,正想说话的时候,刚好开铃声响了,振龙想不会是伟文吧?
-  「是谁来了?」振龙表情凝重的问淑美说。
-  「我想…是我妹妹来了…因为我约了她上来。」淑美说。-
  「怎么你妹妹会上来呢?我想是情人吧?」振龙心存疑虑的说。
-  「不!她是我妹妹怎么会是偷情呢?她每天这个时候就会来看我。」淑美说。
-  「你别耍什么花样!」振龙用淑美脱下的内裤塞在她嘴里,接著把铁练绑在床架上,然后把刀藏在身后,吸了一口气后便走去开门。-
  「来了!请等一会!」振龙向门外应了一声。
-  振龙开门的时候,看见门外果然站著一位女人,振龙一眼便认出是淑美的妹妹,看见她身型瘦小,手无缚鸡之力,于是大方的打开铁闸。-
  「你是淑文吗?」振龙笑著很有礼貌的说。-
  「我是淑文,你是振龙哥哥,怎么会跑上来了,我姐姐呢?」淑文惊奇的说。
-  振龙很久没见过淑文,仔细在她身上打量一番,发现她长大也漂亮了,脸上还带著黑色栏的眼镜,斯文谈吐大方,杏子型的脸孔,乳房比淑美小,身上也没有淑美那股风韵味,但却散发出一股青春气息,唯一和淑美一样,就是她们身上都有一样洁白晶莹的肌肤。
-  「淑文,别站在外面先进来再说嘛,你姐姐刚好进去冲凉,她准备和我一起出去喝茶,你也一起去吧。」振龙尽量扮成很自然的样,目的想骗她进屋内。
-  「好呀,谢谢你了。」淑文大方的走进屋内。她进屋后便嗅到一股强烈的天拿水味道,她好奇想问振龙的时候,振龙的利刀已经架在她的喉咙上,淑文心想不妙,暗责自己太疏忽,其实她在门口已经嗅到天拿水的味道,只是大意误上贼船,现在她最担心是姐姐的安全。-
  「别张声!今天碰上我算你霉运,如果你不好好和我合作就会没命,明白吗?」振龙胁制淑文说。
-  「是…龙哥你要钱尽管拿去,总之,别伤害我。」淑文全身颤抖的说。-
  「少废话,走!」振龙押著淑文走进房间内。
-  绑在床边的淑美,以为振龙会打发淑文走,同时她希望淑文嗅到天拿水的味道,会察觉不妥而报警,却没料到振龙也把她妹妹给弄了进来。
-  淑美想替淑文向振龙求情,可是嘴巴却被振龙用她身上穿的内裤塞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最难忍受是大肚婆的分泌物特别多,内裤且沾上骚骚的尿味,十分的难受。-
  淑文进来看见姐姐淑美身上穿著红色肚兜,而双乳却露在肚兜的洞外,不禁大吃一惊,而淑美雪白的粉腿间,赤裸裸露出剃掉阴毛的阴穴,既尴尬又害羞。-
  同时看见摆出来的假鸡巴和性用具,羞得脸上红了一片,她想姐姐应该已经被奸了,不禁庆幸自己不幸中之大幸,毕竟她被奸的可能性,便会大大减少。-
  淑文马上把淑美口中的内裤拉了出来,当内裤丢在地上,淑文马上搂抱淑美,马上拉下被单,遮盖淑美赤裸的玉体。
-  「姐姐,你怎么了?」淑文关心的问。-
  「淑文,你怎么进来了呢?哎…」淑美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  「姐姐,算我倒霉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淑文问姐姐淑美说。-
  「对不起,妹妹!」淑美惭愧的说。-
  「淑美,你妹妹问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快坦白告诉她,当日你是如何骗我、害我坐牢之事,原原本本的说给她听!」振龙走上前敲打淑美的头额说。-
  淑文愤怒推开振龙的手。
-  淑美害怕再次受到振龙的毒打,于是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淑文。-
  淑文听了后张大著嘴巴,她实在不敢相信姐姐会是如此恨毒的女人,居然会为了钱不顾振龙的一切,不但把钱全部骗走,还拖累振龙要受牢狱之灾。
-  「姐姐,他强奸你了…」淑文小声的问姐姐说。
-  「没…有…」淑美摇头的说。-
  淑文这一问,淑美便想起振龙的大鸡巴,不禁脸红发烫的,其实振龙要她当面脱衣的一刻,就知道被奸是难免的,毕竟她太熟悉振龙性欲的冲动。而淑文知道振龙还未射精,不禁皱起眉头…
-  「淑文,现在你知道你姐姐的真面目了吧,今天你只能怪她当日太绝情,要怨就怨你姐姐吧!」振龙说。
-  「振龙,你也不能对我姐姐怎样,如果姐姐和她肚里孩子的生命出了问题,你会逃不脱法律的责任!」淑文用法律吓吓振龙说。-
  「我现在还怕什么法律,哈哈,看不出你的嘴巴还够刁的,你以前不是挺温柔体贴的吗?怎么现在说起话来会那么凶呢?」振龙色淫淫望著淑文说。
-  「振龙,你要报复就报在我身上好了,千万别伤害我妹妹,她只是名小女孩,毕竟她是我们恩怨中的局外人,你不好对她…」淑美哀求的说。-
  「什么?淑文还小?她现在应该也有二十岁吧?」振龙算著手指说。-
  淑美看见振龙色淫淫的样,就知道他对淑文起了邪念,所以马上替淑文求情。淑文毕竟是她妹妹,万一淑文出了什么事,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双亲呢?所以她一定要护著淑文,但她知道求情也没什么用,因为她了解振龙的牛脾气。
-  「姐姐,你不用求他,我不信他敢对我怎么样?杀死人是判终生监禁的!」-
  淑文趁机又借词唬唬振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