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考核时和同事
考核时和同事
考核时和同事-
睁开惺忪的睡眼,晨曦已经爬上了车窗。伴随有节奏的车轮碰撞铁轨的声音,-
宿醉仍威力巨大,额头隐隐作疼。缓慢撑起仿佛支离的身躯。-

-  如果不是看到飞驰的火车,还有窗外独有的喀斯特地貌,我以为这一切还在-
梦中。昨天之前的事情从朦胧中苏醒过来,又开始刺激着我的神经,让原本就浑-
噩的大脑更加沉重,脑仁的疼痛剧烈起来。-
-
  ……
-
-  「今天要考核了,你还赖在床上」,蒋丹在挽头髻,腾出一只手来用指头戳-
着我胁间。
--
  「我还在回味昨天晚上的温存,亲爱的,我都快被你榨干了。」我顺手将蒋-
丹扯进我的怀里,用我结实的胸肌在她坚挺的胸器上来回摩挲。-
-
  「以前我一直以为你是正人君子,谁想你居然利用回总部培训机会就原形毕-
露了啊」,蒋丹捧着我的脸庞,眼神中流露出些许娇嗔,双目顾盼生辉。-
-
  我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发现她早上起来还没来得及穿上内裤。「这
-还不是你以前老在我面前装清高啊,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其实还是外表冷-
艳,内心放荡。」
--
  我顺势聊开睡裙的下摆,将手向上挪了挪,碰到两片娇软,一些细细的茸毛-
弄得手背有些作痒。良好的手感让我不自觉用力又向前拱了拱。她把左腿向床边
-挪了一点,给我的手指腾出了一些空间。-
-
  「要迟到哦」,她在我耳边轻声呢喃,像在对我说不要;又像在催促我抓紧
-时间,加快节奏。吐气如兰,软语温香,让我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下沉,下沉,
-大脑开始缺血。所有的动作都开始机械地进行着。
-
-  翻身将她压在体下,舌头长驱直入,有一股淡淡的牙膏味道,看来她已经洗
-漱过了。一只手在她身上摸索,另一只已经开始退却她的睡裙,蒋丹扭动着身体-
配合着我,吊带已从肩膀滑落。顺势将它褪去。
--
  尽管我和她早已交颈而眠,可惜一直以来都是夜夜笙歌,都是在昏暗的灯光-
下进行,突然看到一具白皙的裸体呈现在面前,如脂如玉,晶莹剔透,不自觉吞
-了一下口水。
-
-  我色色地说,「以前真没发现你的好身材,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
  平躺着胸部依然高耸,圆圆的山峰上一抹红晕,粉粉的,嫩嫩的,像是一道
-珍馐在挑逗着我的味蕾,忍不住俯下身去,卖力地开始吮吸。
-
-  「轻些,你快要弄疼我了!」
--
  「口感不错,舌尖上的挑逗。」-
-
  目光开始向下游弋,平坦的小腹伴随我挑逗的呼吸,上下起伏,目光尽头是
-一片葱郁,似乎能闻到从那里散发出的氤氲气息,让我有点迷糊,舌头一路向下,-
快速而有力。
-
-  棕黑色的耻毛,粉嫩的红唇,那一片密林后面,仿佛是一碰就会有潺潺溪流
-的湿润。「小妮子,你已经洪水泛滥了。」-

-  她忽然一把抓住我早已青筋暴涨的命根子,使劲一捏,「色鬼,要迟到了。」-
声音微弱,明显带有急躁,呼吸也很紧促。
-
-  「哥这就来疼你。」将她双腿撇开。缓慢地推进,感受着攻城拔寨的占有感。-
大脑中只有一个感受,温暖,湿润,柔滑,还有些许仿佛在云端的飘渺,唯一要
-做的就是活塞运动,不停地运动。只有将有限的力气洒进这无限的温柔乡,才是
-这时最大的使命。
--
  淫声浪语开始弥漫,臀波乳浪开始翻滚,姿势已经不再重要,互相配合着,-
将每一次抽插都用最大的频率和最大的速度发挥出来。我仿佛就是那舂棒,要将
-前面的一切阻挡舂穿,而她就是那研鉢,一次次承受着我发起的攻击,而每一次
-的承受又激起我更大的反击……-

-  终于,摩擦的热力达到顶端,神经元已经发出命令,虫洞打开,伴随阵阵战
-栗,一股灼热喷薄而出,蒋丹微微一颤,银舌直奔我口,,顾不上呼吸,玉臂环
-绕,箍得我有些气紧。
--
  保持这个姿势三五分钟一动不动,开始感觉我的阳具慢慢开始滑落,带出大
-量的液体。
--
  蒋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你是种猪啊,昨天晚上给你吸干净了,早上又这
-么多!」-

-  我色色地笑了一下,「你就是个催精的骚货,流出来的还有你的大量分泌物。」-

-  她咯咯地笑着。
-
-  「谁叫你要回家啊,只能隔三差五地解解馋,你天天陪我,我就按时按量交-
货!」蒋丹告诉过我,她家离公司总部就几站公交车。
--
  「我去洗一下」,她狠狠地捏了一把早已瘫软的阳具,顺势在我脸上啄了一
-口,我准备飞爪突袭她的乳房,被她诡笑着躲开了。-
-
  很快蒋丹从卫生间出来了,「你不去洗洗啊?」-
-
  我双手抱在脑后,「不洗了,我准备今天带着你的体味去上班。」-

-  「你好恶心啊」。蒋丹开始换出门的衣服了。-

-  「要不你帮我洗洗吧」-

-  「我怎么帮你洗啊,你还赖在床上的。」蒋丹挽着发髻「难道这个还要哥哥
-教你啊,你该懂得,洗洗和吸吸都同音啊。」-

-  蒋丹白了我一眼,「把你脑浆给挖出来晒干了都能闻到淫荡。」
-
-  「哈哈,我的淫是因为你的荡,快来吧,要不哥哥今天考核的时候给你帮倒-
忙」,我一边假装威胁,一边将她拖到我跟前。用一双天知道有多淫邪的目光看-
着她。
--
  蒋丹用两个指尖捏着包皮,晃了晃软哒哒的小弟弟,「已经很干净了,不用-
清洗了。」
-
-  「哪里干净了,洗洗更健康,再说你晚上还要用呢,快洗洗。」我推着她的-
脑袋向下啄去。她没有反抗,我下体能明显感受到从她鼻孔散发出的湿润而温暖
-的气息。然后她开始舔舐着,丝丝暖意由下而上直冲脑门,我双手开始游走。
-
-  「不许动,在动我就不洗了。」她抬头望着我,并做了个鬼脸。我开始任由
-摆布。-
-
  舌尖的缠绕滋味完全不同,她的呼吸弄得我的毛毛痒痒的,她腾出手来,在
-我的阴囊上抚摸,并不是轻轻捏着睾丸。突然她又抬起头来,在我胸口打了一巴
-掌,「种猪,你又雄起了,我都快含不住了,清洗工作无法进行。」然后又俯下-
身去。
--
  「你这技术,不到天上人间去当花魁真可惜了。」说出这句话我就觉得有点-
过分了。平常私下里「骚货」「贱货」「荡妇」什么的随便叫,但妓女这个比喻-
还是万万不可的。
--
  果然,她停了下来,没有马上吐出我的阳具。停顿数秒,下身传来刺痛,我-
惊诧着叫了一声。阳具上有一排牙印,伴随着疼痛,它瞬间耷拉下去。
-
-  蒋丹的脸煞白,可能我的脸应该也是这样吧。-
-
  她转过身去默默地穿着衣服,动作很缓慢。我知道我的语言深深的刺伤了她。-
尽管那是一句没头没脑的玩笑话。
--
  我们一起打车去公司,一路上谁都没有说话。下车后,她走得很快,我只能-
屁颠屁颠跟在后面,在经过公司花园时,我先开口,「对不起,我不应该那样说。」
--
  「没事,都过去了,我不怪你。」
-
-  ……
-
-  尽管迟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蒋丹是我的下属和内-
勤,找个因公理由,谁都没话说。尽管公司三令五申要重视培训,毕竟参加培训
-的人都是公司各阶层的精英,而且大部分参训的人在未来的两三个月里会得到升-
迁,谁都不会去得罪这帮未来之星的。
--
  ……-
-
  「为期一个月培训结束,今天将对诸位的学习进行测评,测评合格的获得新-
的工作岗位,不合格的将被辞退或接受公司安排的其他岗位,希望各位能将自己
-所学,客观详实地反应出来……」,人力资源专员的话语总是能说得四平八稳。-
-
  测验分为笔试,口试、领导测评以及参训人员互评等环节。毕竟这是个民营
-500强企业,繁文缛节比较多。至于我,这个应试教育的牺牲,这样的测评绝-
对不在话下。更何况,业绩一流,考核只是走个过场。自然笔试的时候不忘帮一-
把蒋丹。对于我的协作,她似乎有点不以为然。
--
  上午笔试和口试结束。午餐是公司食堂提供的工作餐,分量充足,但很难下-
咽。以前每天中午我都拉着蒋丹去公司外的「老成都」吃饭。-
-
  时钟刚走到12:00,我掐灭手中的烟,从卫生间匆匆走向会议室,在楼
-梯拐角处遇到了蒋丹,「走,吃饭去」,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公共场合我还是不
-敢有太大的动作,我也清楚地知道,办公室恋情对于个人的发展来说是大忌。我
-不愿公司其他人知道我和蒋丹的具体关系。
--
  「不用了,我已经在食堂定了餐。」蒋丹看了看我,没有任何表情。
--
  「食堂那饭,喂中华田园犬还行,喂其他狗都不得吃」。我一贯都不喜欢吃-
大食堂,可能是对当初大学食堂的深恶痛绝吧。
-
-  「狗不吃的还有包子。」蒋丹来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
  「走吧,外面去吃。就当我给你赔罪」,我拉了拉她的胳膊。
--
  蒋丹犹疑了一下,我有赶紧拉了拉,她转身朝公司大门方向走去,我基本知-
道她已经同意跟我去外面共进午餐了。-
-
  川菜馆一般都比较嘈杂,说话什么的不是很方便,而且「老成都」的人很多,-
我就说,「这人太多了,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要不我们去吃牛排吧?」-
-
  蒋丹没有反驳。-
-
  步行约三百米,「欧罗巴」就在眼前,二楼还有卡座。蒋丹要了一份「菲力」,-
我基本上对黑胡椒情有独钟。-
-
  我把我的沙拉匀了一些给蒋丹,我很不喜欢沙拉的味道。如果不是「商务礼-
仪培训」,我吃牛排一定会是,左手端酒杯,右手拿筷子,呷一口老酒,然后啃
-一口牛排。-
-
  端起红酒晃了一晃,「丹,我为我的唐突言语向你表示歉意。」
--
  「道歉需要诚意。」
--
  「看我端杯子的手没,都开始颤抖了,说明我诚惶诚恐,手脚无措。」-
-
  「谁要相信你们这些搞销售的人的嘴,谁就是大傻X」,蒋丹在我面前基本
-不会爆粗口的,在其他场合也很少见。我知道早上的刺激没有一丝平复的迹象。
-
-  一餐几乎是在沉默中度过的,不过我俩的酒都续了好几次。
-
-  离开「欧罗巴」才1:30,下午的考核要3点才开始。可能要等领导们休-
息充分,才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并发挥出火眼金睛的水平来考核我们吧。于是
-我提议去河边走走,顺便发散一下酒气。毕竟公司规定中午非紧要情况是不能饮-
酒的。蒋丹很顺从地跟着我走,我将她揽在怀里,缓步前行。路边有吹糖人的,
-5块钱买了一个最大的,递到蒋丹眼前。-
-
  「我吃不完」,蒋丹说。-
-
  「你从那头开始吃,我从这头吃。」我想改变这个被动的局面。-
-
  「我才不和你一起吃呢」,她翘了翘嘴角。-
-
  「要不我俩打个赌,我要是先吃到中间,你就不准生气了,要你是先吃到中-
间,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我早已算计好了。
-
-  边说着,我们都到一处拐角的地方坐了下来,周围有很多矮小的灌木丛,外-
面的人根本看不到。
--
  「这可是你说的哦」蒋丹将糖人放在嘴边。-
-
  很快,两张嘴唇粘合在一起。在没有攻下之前,我绝对不会松开。我紧紧抱
-住她的后脑,使命地亲吻。软化的糖色让四唇粘性十足,想要变换口型都不得不-
用舌头来润湿,就这样她的香舌在我口中来回摩挲,她的脸颊潮红,可能是红酒-
的原因,也口能是激烈的热吻,还有可能是闷热的天气。我们换了个姿势,她反-
跨在我的腰上,在酒精和美色的催化下,下体开始充血,肿胀,膨大。我本能地
-去脱掉她裙子下的亵裤。-
-
  「色鬼,这光天化日呢」,蒋丹拉住我的魔掌「啥,光天下日?得嘞,谨遵
-圣谕,马上开始。」我挣脱她手的束缚,拉开前裆拉链,早已怒挺的阳具立马从
-内裤边角蹦了出来。
--
  蒋丹在我胸肌上狠狠抓了一把,没有吭声。我知道她已经允许我下一步的行-
动了。我轻轻地将她臀部向上托起,将她的亵裤撩开,一丝热气直逼马眼。我放-
下托她臀部的手,并用力地向上挺了挺摇,应声而入。强烈的摩擦带着一丝疼痛。
-蒋丹蹙了蹙眉,「要死啊,这么粗鲁。」
-
-  我没有理会,就用尽全力地将两个人的跨步结合,结合的越紧密快感就越强
-烈。伴随着持续的蠕动,摩擦力快速减小,感觉已经滑的像泥鳅在进出巢穴,千
-关万壑已经无法阻挡肉棍的进出,一切阻挡也都只是为增强彼此的快感而设置。
-
-  渐入佳境,在公园的灌木丛里不敢造次。我俩时而紧闭双唇,摇晃着脑袋,
-从鼻孔里发出沉闷,短促,陶醉的哼哼声,时而四唇相扣,齿舌相缠,好像是怕-
发出声音,招惹来些什么,打扰了我们这神仙一样的快活。-
-
  她脖子上已经有了细细的一圈汗珠,在我耳边娇喘着,「种猪,你好厉害,-
我快招架不住了。」断断续续的声音,让我的神经更加亢奋。-

-  龟头开始进一步充血,不停地剐蹭着她的耻肉,伴随着进出,爱液喷涌,裆
-前早已一片狼藉。我感到快感在开始聚集,在把我从平地带到云端,自动加快了-
抽插的速度。-
-
  「哥哥,我快不行了,我都快流干了」她在我耳边呻吟。
-
-  我要做的就是埋头苦干,把她送上天堂极乐。
-
-  感受到我明显加快的速度,她知道我快要达到顶峰。-

-  「不要射在里面,没地方清洗。」
-
-  「那你自己找个可以射的洞。」我继续顶着。
--
  她不再配合我的行动,将臀部向上抬了抬,只留龟头在里面,手伸到我会阴-
处,使劲按了按,快意明显消退了一些。-
-
  她半蹲着,让两片肉埠紧紧包含着龟头。「真的要射?不怕身体受不了啊。」
--
  「都到这个时候了,不射那不憋死人啊。」我想往上挺,但她提了提臀,让-
我没能得逞,她起的幅度过高,整个阳具暴露在我和她相拥的罅隙中。她向下看
-了看,用手轻轻捏了捏怒目圆睁的阳具,说了句「便宜你了。」我也不知道她说
-的是便宜了我,还是便宜了我的小弟弟。只见她起身蹲下来,一口含了下去。-
-
  猛咀几口之后,她抬起头来对我莞尔一笑,若有所思地说道,「奇怪,你的-
鸡鸡怎么是甜的?」我知道她故意的,因为刚才那个糖人大多数还留在我俩的嘴-
唇上。
--
  我摸了一把她的蜜汁,用舌尖舔了一下:「嗯,你的爱液是咸的,我们俩咸
-甜中和,,做爱那是高潮迭起其乐无穷啊。」-

-  「臭贫,……-

-            下午的领导测评开始了-
-
  对我测评的人是销售总监赵总和人力资源总监刘总,他们是来给我布置任务
-的,我被升任为省级经理。XX市场,需要一个省区经理去组建班子,开发市场。-
我可以在现有参加培训的人以及以前的部下中抽调5—8人组成骨干。而更多的-
是我们共同甄选选调人员的事情。
--
  我将本次参训人员中合适的作了一下点评,并对我原来的下属中优秀的几位
-作了一下介绍。用不用谁由领导定夺吧,尤其是我原来的下属,最多就8个人,
-我的下属能带上的最多也就4个了,否则会给领导留下拉山头的嫌疑。-
-
  领导问我更倾向于哪些,先选一个十人名单出来,然后再进行精简。十人名-
单里,我的下属有5名,蒋丹也在其中,其他5名来自本次参训中的佼佼者,或-
者说我觉得可能今后用起来顺手的人。-
-
  在这10人中要我再去掉两名,我去掉了一名参训的和我最优秀的下属。给-
出的理由是我希望去掉这名下属能接任我的位置,继续深耕市场。-
-
  这个想法获得两位领导的肯定。
-
-  刘总说:「我建议你把蒋丹去掉!」-
-
  我很愕然地看着刘总,刘总扔了一根中华烟给我,「点起抽,在老赵办公室
-抽烟不违反公司规定。」「老赵,你就自己抽自己的哈,你抽不惯这个。」
-
-  赵总点了点头,从抽屉里摸了一只烟出来点上。他看着我狐疑的表情,「老-
家的烟,抽了几十年,习惯了。」赵总湖南人,他抽的应该是白沙吧?
-
-  刘总吐了一口烟,「省区内勤必须是由公司直派,并且具备较高的财务水平,
-一般要求有初级职称,蒋丹目前还不能胜任。」-

-  我顿了一顿,「这次召集回来参训,她着重就是接受财务方面的培训,如果-
考核合格,可以给她找个机会啊。启用新人,增添新鲜血液不也是我们公司一贯-
的优良传统嘛。」我自然不可能不去争取和我可人儿双宿双飞的机会啊。-

-  「这个是新市场开发,会有很多事情要做,所有的账务都要从头开建,是一-
个很大的挑战,而且开发费用很大,没有良好的财务素养,费用难以控制。」我
-知道老刘的意思,怕蒋丹一个新手,压不住我们这些老油条,让公司吃哑巴亏。-

-  谈论持续了很久,甚至让老刘的一个很垃圾的亲戚也加入团队(我们公司开
-发市场就是当散财童子,人人都想去),而老刘仍未同意蒋丹加入。
--
  老刘说他去换杯茶,赵总说用他的铁观音,老刘说最近肠胃虚寒,喝点红茶-
暖胃,然后就端着杯子出门去了。-

-  赵总窝在他的大班椅里,不时在笔记本上敲两下,偶尔能听两三声QQ消息
-的声音。过了好一会也没见老刘回来。赵总扣下笔记本显示屏。十指相扣放在桌
-上。「说说你和蒋丹的关系。」赵总声音平稳,没有一丝的感情色彩。
-
-  除非我有未卜先知的本领,要不永远不知道赵总会问这样一句。他到底想要
-知道些什么?或者说他已经知道些什么?-

-  我不敢冒然回答,我怕稍有疏忽就会事与愿违。单这个问题明显是在问我,
-我不得不回答。
--
  「同事啊,我觉得这个小姑娘很上进的。」我肯定不会主动坦白。赵总跟我-
们在一起的口头禅,或是教育我们这些后生的话就是「我让你们去当山大王,但
-绝计是不会给你们配压寨夫人的」。可见赵总是绝对不能容忍所谓办公室恋情的。-

-  赵总没有吭声,双手拇指互相拨弄着,眉头有些发紧。-

-  「这次公司点名让她回来参训,也说明是想要她得到锻炼提升啊。」我也不
-知道赵总到底作何打算,就追加了一句。
--
  「对于蒋丹,公司已经另有安排了,准备到人力资源部任办公室主任。」赵-
总开始点题了。
--
  「她以前干的是内勤,现在又接受的是财务培训,理应从地区内勤升任为省-
区内勤啊,」我对公司的安排一头雾水。
-
-  「你了解蒋丹这个人吗?」赵总问道。
--
  我想了想,「共事快一年了,怎么不了解。聪明,肯学,和同事相处比较愉
-快。」-
-
  「那你知道她是哪里人?」赵总追问。
--
  「她就是这里的土著居民啊,」蒋丹告诉过我的。-
-
  「不是,她是XXX的人,」赵总轻描淡写地说道。-

-  怎么可能,无数个问号在我的心里。-

-  赵总没有给我太多思考的时间,继续说道,「关于她的一些事情,公司高层
-才知晓,你是我部门重点培养对象之一,我不希望你走弯路,不管你和蒋丹的关
-系到底如何,希望你和她之间仅仅只是工作关系。」赵总停顿了一下,可能在整
-理思路,看接下来要怎么说,看到他嘴唇动了动,但又闭上了。沉默了一会,说:
-「多的我就不说了,切记我刚才给你说的。」-

-  后来老刘端着他的磁化杯里的红茶进来了,最终我们商定了七人名单,自然-
蒋丹不在其列。
--
  出办公室的时候天色已晚,手机上有一条蒋丹的信息:「晚上有事回家,不
-能陪你哦,种猪,种公猪」后面还跟了一个GIF的动态图。
-
-  太多的疑问在我心里,我也懒得去回信息。
-
-  ……
--
  第二天,公司综合办公室为我们订了晚上十一点启程的火车票。-

-  接下来就是吩咐将要抽调的原下属进行市场交接,早日奔赴新市场和老领导
-碰头。其他的就是从内训中抽调的将要成为我下属的4个人一起鬼扯。-
-
  「安仔,马上要走了,我估计没有三个月回不来,你不回家去把地耕了,种
-播了?」我笑着问陆安。-
-
  「哪里,跟着老大走,生活问题,情感问题都能妥善解决,要这些都解决不-
好,他们要说我们跟错人了。」兔崽子,现在就讹上我了,难道以后我还得给你-
们弄俩妹妹玩玩?-
-
  ……-

-  一直到11点,蒋丹才出现。她看了看我,找了个位置坐下,不一会儿,我
-的手机来短信了:「昨天怎么不给我会信息。」-
-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了个最恶毒的招:「啊,你给我发信息了?」
-
-  「你能出来一下吗?」我又收到一条短信。只见蒋丹已经起身走到了门外。
--
  蒋丹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约莫落下有二三十米的距离。看来赵总警
-告的话还是在我这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出了大门,蒋丹在前面明显放慢了脚步,
-有意在等我跟上。
-
-  我们在街对面的肯德基坐下,这是个汽车餐厅,里面几乎没什么人,空荡荡-
的。
-
-  「为什么我不能跟你一起去开发市场?」蒋丹劈头盖脸地来了一句。-

-  「没有啊,我也很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我如实说道。
-
-  「你骗我,都说是因为你,是你亲手把我从名单上划掉的。」明显看得出蒋
-丹有点急。
-
-  「谁给你说的?」我还纳闷。-

-  「你既然怎么说,那意思就是你把我划掉的?」看得出蒋丹的面上已有愠色。-
-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看来她已经认定这件事情就是我干的了。-
-
  「我这样干有什么好处?且不说我俩现在这状态,就换做以前,我也希望你-
能当我的内勤啊。」我故意将关系说成状态,下意思我可能有限想撇清这关系了。-
毕竟我现在也是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的,还是小心为妙。但又不能把话说太死,-
至少要弄清楚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哪路神仙。
--
  「沾了腥就想跑,最好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不都是男人的通病?」蒋丹淡淡
-地说道。
-
-  我只能无语。我承认我贪图了一时之快,可我也不是那种搂起裤腰带就不认-
人的啊。我只有轻轻的摇了摇头。习惯性地摸出一根烟来点上,揣摩蒋丹用意到-
底何如。正当我思绪万千的时候,服务员过来了,「对不起,先生,这里禁止吸-
烟。」
--
  「哦,对不起,想事情,没注意!」我连忙将烟扔进了可乐杯子里。紧接着,
-我惨然耸肩,一大杯可乐就这么浪费了。
-
-  我拉起蒋丹的手向外走去,拉得很急,她端着的饮料洒了很多在桌子上。-

-  「跟我走,我有些话问你!」
--
  出门后我们径直向河边走去。
-
-  「你不是本地人,还有很多高层都知道你,而且这次内训我们原本只有一个
-名额,最后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股脑将我需要获得
-答案的问题都抛了出来。-
-
  蒋丹像看外星生命一样看着我。眼里有惊讶,有惶恐,有挣扎。
-
-  过了好一会,她缓缓说道:「这些问题我不知道该怎样说起,但请你相信我,-
我想好你在一起,我不图和你结婚,我就希望能和你在一起。」
-
-  「和你同事这大半年的时间,我看到你的乖张跋扈,看到你的精明狡诈,看
-到你的流气耍宝,可我更看到一个男人的霸气和担当。和你共事的时候我能感受-
到平和宁静。」蒋丹自言自语似的说着。-
-
  「我也知道有好女人在等着你,你是我深爱的男人,不是唯一,但是最后一-
个。」她的眼角露出晶莹,趁我不注意,用手指使劲刮了刮眼眶。
-
-  我试想着无数个答案,哪成料想一阵梨花带雨就将我败下阵来。捧着她清秀-
的脸颊,用拇指拭去眼角的泪花。我不知道她幽怨深邃的眸光后面到底有着怎样-
的秘密,但我知道此时此刻我需要对她软语温存,让她破涕为笑。我的双唇紧紧-
贴了上去,能感受到她唇在抽动,内心的激动还未平复。-

-  她将头埋在我怀里很久,「我有点困,能到你房间去休息一下吗?」蒋丹抬
-头望着我。-
-
  我没有吭声,拉着她招了辆出租车。-

-  酒店房间里,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蒋丹斜卧在床头。白色的裙摆-
下面一双白皙圆润的大腿勾着我的眼睛。我发现只要我看到她的身体的某些部分,
-下体就会条件反射地躁动起来。先把生理需要解决了再说吧?这个想法在我心底
-越来越强烈。下体已经被内裤束缚得有点痛苦了,我顺手撸正,发现已经是擎天
-一柱。-
-
  蒋丹翻了个身,看到我鼓鼓囊囊的胯下,起身去了卫生间。卫生间里传来熟
-悉的水流声。这次她洗了很久才出来。-
-
  终于水声停止门开了,蒋丹只有头上顶着浴帽,她转身关门,将浴帽脱了下-
来,乌黑的头发顺着白皙的脊背滑落,将圆润的屁股映衬得更加润泽,身上挂着
-点点水珠,折射着透过遮阳窗帘缝隙进来的光线,闪烁奇妙的光泽。我痴痴地看
-着,竟忘了放下手中的报纸。-

-  她摇摆的臀线,还有略微晃动的娇乳向我飘来,手里的报纸滑落在地板。谁-
也没有说话,原始的气息和力量在房间里弥漫,不清楚我的衣服是自己卸下还是-
她的功劳,两个赤条条在沙发上扭动在一起。鸡巴早已轻车熟路,开始来回驰骋。
--
  渐渐发现,蒋丹今天仿佛是要吃掉我一样,次次见底,势大力沉,每一次都
-感受到桃源深处有巨大的吸力,要让我缴械投降。
--
  我叫她放慢节奏,她用嘴唇堵住了我的话语,加快臀部的扭动,疯狂地扭动,-
强烈的摩擦一次次将快感蓄积,很快我便一泻千里。-
-
  是在沙发上拿了根烟点上,想要消解我轻微的愤懑,蒋丹并没有停下来,继
-续抚摸我那湿漉漉的已经明显萎缩阳具,埋下头吮吸。睾丸在檀口中进出,一种
-隐隐的兴奋感有开始在身体流窜,仿佛要召集身体一切不安分的因子去进行一场
-盛大的聚会。
--
  ……
--
  彼此努力迎合,肆无忌惮地驰骋,无休无止地耕耘。-
-
  所有的密洞,都为我大开,此刻将我所有的浴火在此卸载,在这个女人身上-
卸载。-
-
  终于两人相拥着昏昏沉沉睡去。-

-  从手机铃声中醒来,是赵总从他办公室打过来的:「你TN的跑哪去了?」
-
-  「人有点不舒服,回来休息了一下」,我诺诺地答道「他们说你跟蒋丹出去-
了?我告诉你,她是老刘的情妇!你TM就不听我警示。」
-
-  瞬间所有的疑问都有了答案。-

-  「速度到公司来办理你抽调人员的档案。晚上举行培训结业晚宴,同时给你-
们饯行,公司所有领导参加,」赵总没等我回应直接扣掉电话。-
-
  床上横陈的玉体还在酣睡之中,近在咫尺,感觉却越来越遥远。
-
-  我缓缓地关上宾馆房门。-
-
  午后三点的阳光让我的眼睛睁不开来,小腿有些打颤,整个人也有些恍惚,
-饥肠辘辘却没有一丝进食的念想。
--
  饯行宴在天天渔港举行,5桌人分别被屏风隔开,互相之间只闻其声不见其-
人。我们将要开拔的人坐一桌。-
-
  觥筹交错间,我听到老刘那公鸭般的声音:「以后小蒋就是我们人力资源部-
的人了,大家欢迎……」后面的我听得越来越模糊。-

-  酒成了这个时候最好的饮品,何以解忧,唯有杜康。淡淡的伤,辣辣的酒,
-一切让眼前的景象模糊起来,我依稀看到蒋丹从屏风处透过头来向我微笑,抑或-
是憎恨厌恶的目光,或许她根本就不在屏风后面,,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
-  ……-

-  「老大,我从来没见你喝酒那么猛过。」-
-
  「就是,见到谁都要干杯,还嫌杯子太小。」
--
  「我没乱说些什么吧?」我很担心酒后失言。-

-  「没有,你除了要酒喝,啥也不干,谁都拦不住啊!」-

-  「那我咋上的车?」我知道昨天肯定失态了。-
-
  「你呀,自己走上车的,真牛B,检票的时候非要拉着乘务员干一杯。吓得-
那个妹妹快要叫乘警。」
-
-  「后来,我们把你摁在铺位上,你才慢慢睡着了。」
-
-  我轻「哦」了一声,转头凝神窗外,突然大叫一声:「XX,我TM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