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家庭新观念
新家庭新观念
忙忙碌碌的一天终于过去了,今天是陈雷的女儿出嫁的日子,送走了所有的客人。陈雷洗了澡靠着床头的背垫躺在床上,手中的香烟冒出淡蓝色的烟雾,在空中袅袅的盘旋上升……他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妻子——张晓琦。-
  -
  张晓琦也洗完澡出来了,用浴巾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已经过了四十五岁的她,好象岁月从没有在她身上留上痕迹——小巧可爱的双脚;秀美的小腿,雪白丰腴的大腿被紧紧的皮肤绷出诱人的曲线;透过几乎透明的纱质浴袍,可以看到已经养育女儿的她,腰肢仍然是那么的细,仿佛书上写到的可以盈盈一握;小腹也仍是那么的平坦,也许只是多了那么几条妊娠纹而已;丰满的双乳,可能是由于承受不住了现在的重量才有点微微下垂,在乳房的底部画出一道柔美曲线……本来就是出众的脸庞,现在更是添加了一种的成熟的娇媚……张晓琦感觉到了陈雷的目光。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笑着说,「瞧什么啊,又不是没见过……」陈雷也不说话,把香烟掐灭在烟缸中。站起来走到张晓琦的身旁,解开她浴袍的系带,也不顾张晓琦笑嗔着脸半推半就的反抗,「干什么呀……去你的……」陈雷仍是一言不发把张晓琦的浴袍脱下拿在手中,又躺在了床头上。把手中的浴衣放在鼻子前,上面散发着女人的体香混合着沐浴露香味。张晓琦赤裸着身体,故意用力的搓了几下头发,又甩了几下。她并不烦感这么做,甚至应该说是张晓琦喜欢展示自己赤裸的身躯。-
  
-  因为对自己的身体她也觉得非常的满意,也可以说是骄傲、自豪。-
  -
  张晓琦把手中的浴巾扔在了衣架上,扑倒在床上,把陈雷压在了身下。一只手伸进了他的内裤,抓住了陈雷的鸡巴。另一只手把他的内裤往下脱去。
-  
-  「你的小弟弟还没站起来呀?急什么劲呀。盯着人家看的心里都痒起来了。」陈雷用双手抓住张晓琦的双乳,轻轻的抚摸着,「你说,现在那小子是不是在放肆了?」张晓琦一愣抬起头来,问,「说什么呢你?」陈雷笑了一声,「呵呵,你没听过吗?古时候,有个人的女儿出嫁。这个人晚上陪着客人喝酒,喝着酒,突然放下酒杯,感叹地说,‘那小子,现在一定在放肆。’」张晓琦这才听明白。用手在陈雷的腿上轻轻地拧了一下。笑着说,「你是说李涛现在现是不是正在操着咱们的女儿啊?嗨!都操几年了,现在你还说这个。
-  -
  一点都不好笑。「说着把身下往下缩了下去,用嘴含住了那只刚刚挺起来的鸡巴。
-  
-  陈雷晃动的屁股,让鸡巴在张晓琦的嘴中轻轻的摆动着,「老婆!你不会不知道吧?!李涛那小子,最近可是老往你身上瞄啊。可不能,让他娶了我漂亮的闰女,再顺便把我老婆也操了,可就不妙了。」张晓琦抬起头来,笑着瞪了陈雷一眼。-
  -
  「说什么呢你!不过,他是老偷看我呢。呵呵!」陈雷也笑了起,把张晓琦搂住,大力的揉搓着她的双乳,弄得张晓琦忍不住呻吟了两声,「噫!呀,轻点……」陈雷松了松手仍是揉搓着那一对雪白的双乳,调笑着说,「恐怕你也有意思了吧?!招了吧,你那个骚穴。是不是已经被那小子给操过了?」「没有、没有!没给操过!」张晓琦急忙否认,又笑着说,「可是,如果李涛知道了,你操了他老婆。那他还不来操你老婆吗?!你说,他现在知不知道,你和女儿乱伦的事呢?他都和小瑷在一起快两年了呀!」陈雷沉默了一下,「我怎么知道呢,小瑷也没说过。反正今天她们不是成婚了吗!以后在说吧,现在我先操操你的骚穴再说。我的鸡巴硬得受不了了。」张晓琦从陈雷的身上翻了下来,张开双腿。-
  
-  「快点操吧,人家现在好痒啊,啊……进来了……好爽呀!」陈雷挺着鸡巴在张晓琦的小穴大力的抽插着,「骚货,还没怎么弄,就这么多淫水了。操死你……」「人家就这个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每次都这样说人家……啊…爽死了……」「你是不是‘骚货’?!说,是不是……」,陈雷这时用力的往张晓琦小穴深处猛插。在他如此激烈的操弄下,张晓琦简直爽得不能自己了,而且,她也知道自己的老公喜欢自己淫荡的样子,「是的,人家是‘骚货’快把人家的骚穴操烂吧。啊…插得好深…捣住人家的花心了……好爽呀……再来呀……「虽然张晓琦淫荡的浪叫让陈雷很是兴奋,使劲地用鸡巴尻着张晓琦的小穴,毫不停歇。-
  
-  可这样最不能持久,干了有二十多分钟,陈雷把精液灌进了张晓琦的小穴深处。
-  -
  李涛和送走了闹洞房的朋友们,去冲了一下澡,回到卧室。他的新娘陈瑷已经洗过澡躺在床上。看着美丽妖艳的陈瑷,李涛走过去躺了下来,轻轻的拥住她,把手伸进了她的睡衣中抚摸着她柔软的乳房。陈瑷微笑着接受着他的爱抚,「又想操穴了!你不累吗?忙了一整天了?」「是有点累,可是一看见你,就忍不住想操一下。」李涛看着陈瑷的脸说道,然后轻轻地在她的脸郏下吻了一下。陈瑷也在李涛的唇上吻了下,听到他柔情的话语心中充满了喜悦,却故意说,「真是的!都让你操那么多回了,还没够呀!」「怎么能会够呢!可惜我的鸡巴不能一直硬下去,不然真想一直插在你的小穴中不出来,好爽啊。」李涛附在陈瑷的耳旁一边说着,一边抓住她的小手,让她握住他已挺立起来的鸡巴。陈瑷轻轻地撸动着那坚硬而且有点发烫的鸡巴,妖嗔的地说道:「去你的,那样你道是爽死了。人家的小穴怎么能受得了,不让你给操烂呀,!想得美死你了,色鬼!」李涛把手伸进了陈瑷的双腿之间,那凸起的阴埠下,用手指拔开两片湿漉漉的阴唇,轻轻地的搅动,陈瑷禁不住‘噫呀’的呻吟了一声,李涛翻过身来蹲在她双腿之间,把她的睡衣撸到双乳之上。陈瑷配合的把双腿分开,举了起来,把迷人的小穴暴露在李涛的眼前,等待他的攻击……李涛双手抓住陈瑷的两个足踝,把鸡巴放在陈瑷的两片阴唇之间,屁股一挺,粗硬的鸡巴,便已全根没入了陈瑷的小穴,李涛说道:「我就是要把你的小骚穴操烂,操死你……」陈瑷被李涛的鸡巴一下子插了进来,小穴被大鸡巴充的涨涨的,感觉真是好美、好舒服。
-  
-  呻吟说道:「啊…真爽呀…好哥哥,我愿意被你操死…来呀,把我的小穴操烂!」李涛挺动着鸡巴的陈瑷的小穴中抽插着,「我也好爽…你的小穴夹得我好爽…你流了好多水耶……你真是好淫荡呀…」陈瑷用如丝的媚眼瞪了他一下,「还不是你给操的…」「那我就不操了!?」李涛故意这么说着,停止了抽插。却把鸡巴顶在陈瑷小穴深处,把陈瑷弄得又稣又麻却又痒的难耐,不得不求饶,「我的好哥哥,是我错了。快操呀…人家痒死了…我是淫荡,你说的对。好难受呀,好哥哥,操吧……」李涛其实刚才一是逗逗她,也是为了休息一下。现在听到陈瑷的求饶,李涛把鸡巴抽了出来。站在床下,「来,厥过屁股,让我从后边插进去。」陈瑷急忙爬了起来,冲着床边对着李涛的大鸡巴挺起雪白的屁股,「来,插进来吧。」李涛双手掐住她的细腰,把鸡巴插了进去。
-  -
  「爽不爽?」「…爽…爽死人家了……好哥哥,用力操呀……好美……」李涛一边从后边操着陈瑷的小穴,一边用双手不停的玩弄着她的双乳,两面夹击,更是让陈瑷爽得难以自抑,不停地‘噫噫、呀呀’地呻吟着。看着美丽的妻子,在自己的胯下被自己的大鸡巴干的舒服之极的样子,李涛不由地更是拼命地抽插,一下接一下直捣向陈瑷小穴深处的花心上,受到猛烈操干的小穴,蠕蠕地的收缩,把李涛的大鸡巴紧紧地包着,剌激着充血的龟头上的神经……「啊,爽死我!我要射出来……」李涛抓住陈瑷的纤腰使劲地向自己拉,鸡巴拼命地向前顶。在陈瑷的小穴深处射出了浓浓的精液。
-  -
  「…好哥哥…你操得我好爽…你还这么用劲往里钻…想把我的肚子穿开呀…呵呵…你流了好多精液哟,好真热呢…」李涛抱着陈瑷的屁股,又揉、又搓的玩弄着。直到软缦缦的鸡巴被小穴挤了出来,才不情愿的离开,二个人一起去冲洗了一番。回到到卧室,二个人躺在床上,李涛玩弄着陈瑷的双乳,说道,「小瑷,你告诉我了你和爸爸之间乱伦的事。
-  -
  可是我依然和你成婚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  有的男人可是连老婆是不是处女都很在乎的呀!更不用说这种事了。当然,我确实是爱你的,可是还有别的原因,你知道吗?」陈瑷抚摸着李涛的胸膛问道,「什么原因?」「马上你就知道了!」李涛神秘的笑了笑,光着身子出了拉开卧室门走了出去。陈瑷心中充满了疑问,想要说他没穿衣服,别被爸妈看到,却又没说出口。因为她透过没关上的房门,看见李涛,正在敲他爸妈——李志浩刘菲他们卧室的门。而且,好像他们正在等待着似的,门应声而开了穿着睡衣的李志浩和刘菲两个人都站在门前。而且看到赤身的李涛也没有奇怪的样子。他们简短的说了什么,三个人就向李涛的卧室走来了。这一切,发生的是那么快,而且奇怪。陈瑷还来不及想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三个已经来到屋里。陈瑷惊觉自己一丝不挂,急忙抓起毯子遮住了自己。这时李志浩微笑说道,「小瑷,怎么?难道只能让你那个爸爸看你的身体,我这个新爸爸就不能吗?」刘菲笑着瞪了他一眼,轻轻地推了他一把说,「瞧你说的!别吓着孩子了!」刘菲然后来到陈瑷的身边坐了下来,拉开她身上的毯子。把陈瑷娇美的身体暴露在柔和的灯光下,微笑着对她说,「小瑷,对不起!有件事一直没和你说……」这时李涛也来坐到了床上,爱抚着她的身体,抢着说道,「这就是另一个原因!我们一家也是在享受着这异样的性爱啊。」陈瑷刚才心中已经有这样的疑惑,可却不敢相信有样巧合的事。看着现在眼前的事实,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下,「这……这是真得吗?」刘菲笑着说道,「你看呢!」陈瑷扭过头来,娇嗔的地瞪了李涛一眼说道,「好呀,你骗了我这么久!为什么这样做?」李涛抱住她在脸上亲了亲,「瑷瑷,对不起是我错了!你能接受吗?」「接受什么?呵呵,你看你们已经这样了欺侮人家了,人家能怎么样!“ 李志浩听到陈瑷这么说,急忙问道,」小瑷,能让爸爸来操你吗?」「爸,你急什么呀,这么多天你等过来了,瑷瑷不是没反对吗?是吧,瑷瑷!」李涛说道,「瑷瑷,你不知道。我爸爸见你的第一次,就想操操你!」李志浩听了哈哈一笑,「瞧你说的,小瑷这么漂亮。那个男人看了不想操呀!
-  
-  再说,你都操了我老婆这么多年了,也该补偿一下我了吧!」刘菲听了啐了他一口,「去你的,说什么呢!也不怕孩子笑你!」「妈,怎么会呢。我们现在就是快乐的一家人了。爸爸也不过是说玩笑而已。」陈瑷赤着身子走到床下,来到李志浩的面前。把手伸进他的睡衣,握住了那根早已肿涨的鸡巴。
-  
-  「爸,是不是呀?你想操我……就来吧!现在…我的小穴让你们逗的还真有点痒了呢?-
  
-  我看你也是吧……嘻嘻……让我的小穴给它消消火吧……「李志浩脱下睡衣,抱住陈瑷狂热的抚摸着她的肌肤。激动地喘着粗气,「小瑷,你的身体真是太美了,又滑、又软。摸着好舒服呀。」「爸爸,你别光玩弄人家,人家也好想要呢……」陈瑷在李志浩的怀中撒娇的说道,那模样真是又可爱,又淫荡。让李志浩更是激动不已,哈哈笑了起来,「呵呵,是吗?是这里痒吧!」说着,把一根手指插进陈瑷的小穴里,「好多水呀!」「都是你摸的啦,快点,人家受不了」陈瑷撒娇地说着,把双手按在床上,俯下了身子,屈起小腿,厥起浑圆的屁股,等待着李志浩鸡巴的插入。李志浩顺势抓住陈瑷的屁股,往两边分开,露出迷人的小穴,挺起鸡巴插了进出,狠狠地完全没入了满是淫水的小穴。-
  
-  「噫呀!爸爸你的鸡巴好大呀!真爽呀!」陈瑷骚痒空虚的小穴得到了鸡巴的安慰,把小穴撑得满满地感到真是爽到极点。看到自己的老爸在奸淫着自己的妻子,李涛的淫欲也被挑动了起来,他跪在床上,抱住陈瑷的头,把想要硬上起来,还软软的鸡巴放在陈瑷的脸前。陈瑷知道他的意思,就张口把李涛的鸡巴含在的口中,吸吮起来。陈瑷虽然早已是一个淫荡的女人,可是,却从来没被两个人同时操过。李志浩在后面一下一下操着,小腹拍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的作响。李涛的鸡巴被吸的硬起来,也在她的嘴中一进一去地操着,好像在她的小穴中一样。可把陈瑷给爽死了,可是又无法浪叫,嘴里还有一个大鸡巴,只能发出呜呜呻吟。脸上露出欲仙欲死的神情。刘菲看着眼前自己的老公和儿子一起在奸淫儿媳的活剧,本就是浪妇的她,也痒的淫水直流。-
  
-  自己脱下了睡衣,一只手爱抚着自己的双乳,一只手在小穴上来回的摩擦。
-  -
  不时发出噫噫呀呀的呻吟。
-  
-  陈瑷看到刘菲光着的身体,不由也是赞美,她真是一个美人。虽然年龄大了一点,可是还是那么诱人。和自己的母亲虽然类型不同,可是,却同样让男人一见就想操。这时,陈志浩插的越来越快而且使劲了,每一下都是狠狠地插到小穴的深处。陈瑷在他这样的尻忍不住要浪叫了。她把李涛的鸡巴吐了出来。-
  
-  「呀……大鸡巴爸爸……你操死人家了……尻的好爽呀,!小穴要给你操烂了……」李涛的鸡巴被陈瑷吐了出来,看到妈妈那饥渴难耐的淫荡模样,急忙扑了上去。刘菲看到儿子来了,也急忙分开双腿。让他的鸡巴插了进来。
-  
-  「噢,好儿子!快使劲操妈妈。呀,真硬呀!好爽呀……啊……」李志浩和李涛两个是‘嘿、嘿’的喘着粗气各自挺着鸡巴操着身下妈妈和儿媳。而刘菲和陈瑷爽得却大声淫荡的叫着,「啊……好……儿子,把妈妈的小穴操得好舒服呀!……噢,妈妈……要死了……」「呀!呀!操到花心了,……好美啊……爸爸……你太会操了……你别把人家的小穴操烂了……啊……不……操烂吧!操死我吧……太爽了……啊啊!」在刘菲和陈瑷的浪叫中,李涛和李志浩都已经快不能再支持了,纷纷加快的速度,各自又操了几十下,射出了精液。四个人筋疲力尽地,躺在床上,享受着刚才欢乐。在平静中不由的都昏昏的睡去了,等睡来时已日上三竿了。李涛和陈瑷急忙起床去梳洗。因为根据风俗新婚的人今天要去父母家回门。-
  
-  李涛和陈瑷来到陈瑷的家中时已经快中午了。张晓琦在厨房准备着饭菜,陈雷在客厅看着电视,等着女儿他们。
-  
-  「这么晚来了真么还没来呀?」张晓琦在厨房有点着急了,「可能是昨天晚上操得次数太多了?累得爬不起来了。哈哈」陈雷笑着说,也来到厨房。走到张晓琦的身后,抚摸着她性感的屁股。
-  
-  「我们也操一回怎么样!」「瞧你那死样,说什么呢?老色鬼!别在这捣乱」正在这里门铃响了,陈雷走过去开开门。是陈瑷和李涛来了。
-  
-  「你不是有钥匙吗?」陈雷让他们进来,关上门对陈瑷说。-
  -
  「在我房时呢,昨天我走时没拿。我已经嫁到别人家,怎么还能拿着你们的钥匙呢!」陈瑷调皮对陈雷说。陈雷听到陈瑷这么一说,心中以为以后再也不能和自己的女儿做爱了呢。不由的心中一凉,「这么说,你以后就不再爱你的爸爸了吗?
-  -
  不再回来了吗?」陈瑷听见爸爸这么说,回头看见他脸色的神色,心中已经明白了爸爸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急忙拉住陈雷的手说,「爸爸!不是的。我以后没事就回来的。-
  
-  如果你想我,打电话我随时就回来。」说着冲陈雷眨了眨眼,陈雷听到女儿这么一说,知道自己误会。冲着陈瑷呵呵地笑了两声。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李涛看到也听到他父女两个所做所说,也知道暗中什么意思。不由地冲陈瑷笑了笑,对陈雷说,「爸,你瞧瑷瑷多乖呀。真是你的好女儿呀。」陈雷没有说话只是满意的微笑着。李涛拉着陈瑷走到里间,「瑷瑷,你们刚才说的话我明白,我不会怪你。不过你总也得补偿一下我吧!」「怎么补偿呀?我不是让你爸爸也操了吗?」「嘻嘻,把你妈也我操操好吗?她这么大年龄了,还是这么迷人。每次见了他我都心痒痒的难受,鸡巴都硬起来。」「原来你想的是这么回事呀!我没什么意见,我想,也没什么问题。我妈也是好骚的,一会准能如你的愿。行了吧!」陈瑷说完在李涛的鸡巴上轻轻的拍了一下,笑着跑回了客厅,坐在沙发上陈雷的身边。
-  
-  看着青春美貌,而又开朗活波人见人爱的女儿,陈雷心中不禁有点冲动起来。-
  
-  陈瑷看看爸爸盯着自己看,于是附到他耳边说,「爸爸,你是不是又想操我了,呵呵。」「小瑷,别这样,不好吧……」陈雷以为李涛还不知道他们父女乱伦的事,所以小心地说。
-  
-  「爸爸,我都告诉他了。而且还是很早以前就告诉他。」「真得吗!?」陈雷吃了一惊。李涛这时已走了过来,坐在了他们对面。陈雷问道,「你……能接受……」「不光我能接受,我们一家都能接受。」李涛微微一笑说道。-
  
-  陈瑷把张晓琦也从厨房中拉了出来,把昨天晚上和李志浩、李涛、刘菲四人淫乱的事,说了一遍。-
  -
  陈雷和张晓琦听了真又惊又喜,惊得是不知道李涛的家中也是这个样子,喜的是原为并不是就他们自己家做这种事情,别人也有这个样子的。-
  -
  陈瑷讲完了,对张晓琦说,「刚才李涛给我说要让他操操你,给他做补偿。
-  
-  行不行呀?妈妈。」陈雷一听哈哈笑了起来,「哎呀,昨天我和你妈妈还说这个事呢!」「是吗?怎么说的。」李涛好奇的问。陈雷看张晓琦一眼说,「恐怕你妈妈心理早就想让你操了!-
  
-  哈哈。」「真得吗?妈,你同意了。」张晓琦虽然也很骚,但是面对自己的女婿这么问自己让他操,也不好意思说话。羞红了俏脸。陈瑷一看急忙对李涛使了眼色,要李涛主动去上。李涛上去抱住张晓琦,「妈,真是太好。你太迷人,我老早就想操你了。」「别……别……别在这里。」张晓琦知道一定要被李涛操了,可是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推搡着李涛脱她衣服的手说。
-  -
  「老婆,那里不是一样呢!你没听小瑷说昨天,他们四个在一起操吗?来乖女儿,让爸爸疼疼你。」「哼,你那里会疼人家!每次都是弄疼人家!」陈瑷把爸爸的鸡巴从裤子拉了出来,来回撸动着。任由陈雷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剥得精光。陈雷一只手捏着女儿的一只乳房玩弄,一只手用食指插进女儿的小穴不停的扣动着,一边说,「是吗?可是你每次都说爽的要死是不是真得。呵呵」「爸,你笑人家,人家不来了……」说着装着要站起来。却被陈雷顺势按在沙发,厥起了丰满了屁股。陈雷扒开两片柔软的屁股,将鸡巴插了陈瑷的小穴里面。-
  
-  「噢,爸爸……插得好深呀……」张晓琦这时也被李涛脱的一丝不挂了。丰满迷人的肉体让李涛惊叹不已,「妈,你真是太美了,太迷人了。看,你这奶又大,又柔软。摸起好舒服呀。还有腰这么细,我双手可以掐住呢!」张晓琦怎么好意思回答自己女婿这样的话语呢,只是闭起双眼,享受着他的爱抚,亲吻带来快感,喘着急促的气息。
-  
-  李涛用嘴吻遍了张晓琦的全身,用手滑过了她的每一寸肌肤,不停赞叹着,她的屁股,她的腿……最后李涛吻向了张晓琦的小穴,分开她那片湿湿的阴唇,用舌尖探向小穴里……「噢,不要……啊…噫呀……不……」又稣又麻还有点痒又是那么的爽,使张晓琦忍不住叫了起来。-
  
-  「啊……别这样了……操我吧……来吧……操我……」陈雷站在陈瑷的身后一边玩弄着女儿的双乳,一边不紧不慢的在陈瑷的小穴的抽送着鸡巴,「乖女儿,爽不爽呀……」「爸爸……爽死我了……女儿喜欢你的大鸡巴……好会操呀……」陈瑷脸靠在沙好背上充满着被操的好爽的表情,对李涛说,「老公…快呀,你老婆正被人…操着,你还不报复,去操他老婆!呀,操死我了……」「是呀,你也操我老婆呀!呵呵。你瞧,你让她急得。」陈雷也调笑着说道。李涛听见他们说,于是把张晓琦在沙发扶好,分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
-  
-  「我要插进去了……」「来吧,快点……好痒啊……里面……哦!……操进来了……太美了……快操…别停下呀……操死我……把小穴操烂…」张晓琦也把持不住了不停的呻吟淫语。李涛把鸡巴插进张晓琦温暧的小穴,听到她的淫荡的话语,心中油然生起一股暴力的感觉。他掐住张晓琦的细腰,用腰部的力量使劲的用鸡巴尻了起来,两个接合部位在他大力的冲击发出响亮地‘啪啪’声,更加杂着鸡巴冲进满是淫水的小穴时发出的‘扑滋、扑滋、’声音;像要真要把张晓琦的小穴操烂似的。张晓琦在李涛这狂风暴雨般的操干下,开始是小声的呻吟淫语;接着然后大声的浪叫;最后爽的就只能有气无力喘着粗气了。-
  -
  李涛第一次操张晓琦,觉得兴奋无比,鸡巴格外的持久。陈雷已经射了出来一大会了,他还在抱着张晓琦的腰使劲地尻着。弄得张晓琦小穴的淫水不停地往下流,弄湿了一大片沙发,不得不求饶。-
  
-  「好了…别操了……爽死我……让我歇会吧……啊呀!……」看着妈妈被爽的有气无力的只能支开双腿让李涛大干,陈瑷连忙走过去坐下,把李涛拉到自己张开的双腿中,自己接着来承受他的操弄。李涛又把鸡巴插进了还满是陈雷精液的自己老婆的小穴中操了起来。
-  
-  「今天,操得好爽……两骚穴!爽死了。」「哪那一个小穴更让你爽呢?」陈瑷一边迎合着李涛狠狠的操干,一边调笑着问「一个老骚穴,一个小骚穴。
-  
-  都是又湿润温暖,又夹得紧紧地包得鸡巴好爽!都一样的让我爽……不想拔出来。」李涛双手玩弄着她软缦缦的双乳说,「滑头!不拔出来还想把人尻死呀。呵呵,这不是流出来吗!好烫的精液呀,把人家的小穴都灌满了……」一番风雨之后,四人围着餐桌坐了下来吃饭。李涛禁不住问,「虽然我们家里也是这个样子!可是你们开始是怎么发生的呢?-
  -
  你问这个呀,是这样的:「陈瑷说道,事情开始的那一年我十八岁,正在上高三。我上的是市里的重点中学,升学率很高的。-
  
-  于是,我的舅舅——就是我妈妈的哥哥也把他的儿子——托人送到这里来复读。他已经考过一次了,本来考上了一所大学。可是因为这所大学不太理想,想要再考上一所好点的。我舅舅在外地工作,舅妈也去了,家里没人。就把我表哥托付给我妈了,因此,我表哥也住在我们家里了。表哥比我大一岁,长得高高大大,很帅的一个男孩子。我们学校的好多女孩子都私下中和他套亲乎。因为我们表兄妹,所以也十分亲近。我呢,喜欢和他在一起聊聊天、复习点功课什么的,他也喜欢和我在一起。现在想来,虽然我们是表兄妹,可能也有异性相吸的缘故。
-  -
  因为他是一个帅气的男孩子,我也是那么的漂亮的女孩子。-
  
-  那时我们虽然在一起聊天、复习功课,当然也打打闹闹。我当时从来也想过要和表哥上床。虽然那时我像每个花季的少女一样情窦初开,深夜无眠的时候,会想起心中的白马王子。就想如果是表哥……然后就拒绝自己再想下去,因为不可能发生这种事的。也许是我内心深处有这么一个想法甚至是愿望,那件事发生时,我并没有坚决的拒绝……那是一个星期天——本为星期天也是要补课的。可是由于再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为了使学生精神压力不是太大。学校开始在星期六、星期天放假,让学生回家休息一下。那天妈妈出门了,爸爸那时也忙着生意上的事也很少在家,家里就我们两个。*** 的天气已经很热了,所以我们也都没出去。-
  -
  我躺在自己的卧室看了一会书,觉得很无聊。就站了起来,走向表哥的房间想和他聊聊天什么的。我拧动门锁,推开了他的房门,眼前的事让我大吃一惊,转瞬羞得面红耳赤。-
  -
  表哥躺在床上一丝不挂,一手拿着一本杂志在眼前——封面上印着同样赤裸地两个男女。另一只在来回的撸动着他的肉棒。虽然我那时才十八岁,可是这种事却也知道了一些——同学私下总会说到这种事。「啊呀,表哥在手淫!」看到眼前情形,我羞红着脸很尴尬,一只手还握着门锁的把手,忘了怎么办才好了,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表哥有一分钟,才想起来转身--要离去。
-  -
  我推门而进的刹那也惊动的表哥,拿杂志手急忙放了下来,看见我站在门前,也是一惊,愣住了,而另一只手还握在肉棒上。
-  
-  「小瑷,你怎么进来了。」这时我才想起要转身离去。表哥从床上一下子跳了起来,跑过来一把把我给抱住了。-
  -
  「哥,你……你想干嘛……放开我!放开我嘛……」我的他的怀中挣扎着,他毫不理会。用脚把门踢关了,抱着我来到了床上,把我压在他赤裸的身体下。他身上男人特别的气息涌向我鼻孔——那一刹那我感觉真是很好闻。虽然以前我们距离很近里也闻到过,可是这时更是特别的强烈。-
  -
  想要放弃挣扎,我当然知道他想做什么。可是女孩子天生的羞耻感和保护自己的本能,却又使我不停的挣扎着。虽然事后,我想我当时并不是那么用力去挣脱。-
  
-  表哥压在我的身上,把我的T恤拔到我双乳之上,又想解开我的胸罩。可是看来他毫无这方面的经验,喘着气弄了好一会儿也没解开。只好把它也拔到我的乳房上面。我少女珍贵美丽的上身就全暴露给他了,「表哥,不要……你不能这样!表哥!别……」他也不说话,更不理会我说的话。贪婪地用双手抚弄着我已经发育很大很软的乳房,除了有时他捏到里面的乳快时有点痛外——在他的揉搓下,我还真觉得很舒服。虽然,我有时也会自己爱抚自己的乳房,可是男人的手真是不同,好像有轻微的电击一样,又麻又稣。
-  
-  然后,他更是用嘴含住我的小乳头,使劲的吸吮着;用舌尖触动着。更是给我带来更强烈的感觉。我好像已经放弃了挣扎,只是嘴里还毫无意义地说着,「表哥,不能这样,我们是兄妹呀……放开我吧!」生理上的本能让我感到我的小穴有点发骚发痒。多少次在我也曾一力幻想着我的白马王子一边用手指在那里轻轻地搅动着……不过现在在那里搅动我的小穴、拔弄我那敏感的小豆豆的却不是我的手指。表哥他弓起压在我身上的小腹,用手把我的短裙连着内裤扒到我的屁股下面。然后他的手就伸进了我的双腿之间的尽头。亵渎着我处女神秘地私处,「噢……表哥,别摸那里……不要呀……」我无力的说着,我全身稣麻。我感觉已经有粘粘地爱液从我小穴的更深处涌了出来,热热的,流到外面又变的凉凉的……我知道表哥一定感觉到了我的淫液打湿了他的手指。他呼出的气息越来越粗,扑到的脸上热热的……他的眼睛在放光……手上的动作也是越来越粗暴……我在他的身下,出于少女妗持还扭动着身体反抗着,却是那么的无力。对于下面绝对要发生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在担心,还是期待……也许是期待的多一点吧。因为我发觉自己的呼吸也变得粗起来,身体燥热,就像无眠的夜晚……不同的是,表哥还在玩弄着我的身体,使这种感觉越来越剧烈。
-  
-  「别这样……表哥……别这样……」表哥挺起上身,骑在我的腰上,拧身向后,抓住我的内裤、裙子,把它们从我的身上彻底地扒了下来。然后分开的我的双腿扑在它们之间,我能感觉到,他的那又粗、又热的肉棒顶在我的小腹下方。想到那大大的东西要进入我的体内,插进我的小穴,不禁有点害怕起来,忍不住说了出来「哥,别……我害怕……那么大……会弄痛我的……」表哥也没说话,他蹲在我双腿之间,一手抚着他的肉棒,一只手分我小穴的阴唇,把肉棒放在了我的小穴前。‘噢,他要来了,’我心中想到。又想到我这时要站起来也许还能跑掉,可是我却没有这么做。表哥的鸡巴已经慢慢地向我的小穴深处挺进……从未经历过的小穴被撑得涨涨的好像有点撕裂的感觉,可是又觉得好舒服,代替了刚才那麻痒的感觉……慢慢插入的鸡巴顶到我的处女膜上了,「表哥,不要再进去了……会很痛的……」当然,他对我的话毫不理会。他感到有动东西在阻挡他的插入,他的鸡巴稍稍后退了一点。双手抓住我的腰。鸡巴向前一冲——便全根没入了。我的小穴被撕裂般地剧烈疼痛起来,疼的我眼泪都流出去来,不由地大声呼喊,「啊……疼死我了!……」表哥也是吓了一跳。看到我的眼泪,他有点手足无搓了。可是却又不想放弃要操已经被他的鸡巴插入的我。他鸡巴仍深深地插在我的身体中,在疼痛之外我能感觉到它是那么的硬,那么的热……这时,表哥双手玩弄起我的乳房,同时轻轻地吻着我的脸,说话了,「小瑷……对不起!可是我……我太想要你了……」「哥,可你是我亲表哥,我们这样做不行的……」「我知道。所以,我是那么的爱你,却又不能说出来。」「……」「要是在古时候,我们是可以结婚的啊!」「哥,那么对后代不好的……」我想到他的鸡巴此时正插在我小穴中,不知道会不会怀孕。本来,我对表哥也是非常有感情的。听他这么说,我红着脸小声地说道。
-  -
  「可是,我一想到你以后要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娶走。被他玩弄,被他的操。-
  
-  我就忍不住的忌妒。」「所以,你就想先来……对不对!」「小瑷,原谅我!好不好?我每天都幻想着和你做爱来自慰。我都要发疯了。」「可是……可是,你也不该就这么强暴我呀……」我心中从来就没有生起,恼怒表哥念头。又说什么原谅呢?他的鸡巴插在我的小穴中。
-  
-  虽然他没有抽动,可是它自己却不停地在抖动着;摩擦着我的小穴深处的花心,而且它是那么的热,可以说是滚烫。小穴的疼痛慢慢地减轻了,可是表哥鸡巴对小穴的剌激越来越强了,麻痒的感觉渐渐地把疼感压了下去。代替的是一种难以言说感觉——希望表哥的鸡巴能动一动,把这种不舒服感赶走。就想如果皮肤上有一只虫子在爬,就用手抚掉它一样。我的口不由得哼哼起来。表哥不知道我的感受,关切地问道,「小瑷,还痛得很吗?」「哥,不……不疼了……可是好难受。你把你的那个动一下……」表哥慢慢地把他的鸡巴往外抽动,粗大的鸡巴摩擦着我小穴的肉壁。那种不舒服感没有了,而且是好么的爽。
-  -
  「啊……啊……」「小瑷!怎么了?」「表哥!就是这样!好爽!」我脱口而出,说完我不禁羞红了脸。
-  
-  「可是,我已经全都拔出来了!」「……你不会再插进去呀!……」表哥这时恍然大悟,急忙又把鸡巴插了进去。-
  -
  「噢!慢点。我才不疼了!慢慢插!」表哥听话地慢慢地操着我的小穴。-
  -
  「小瑷,好舒服……尻着你小穴好爽啊。」表哥一脸欲仙欲死的表情,把鸡巴在的小穴中慢慢地操着。我也是这种感觉,可是出于少女妗持,却只是咬着嘴唇哼哼着。可是,没有多久我就无法再压抑了,「哥哥,你尻的我好爽啊……快点……操快点……噢!就这样,狠狠地尻我……」我让表哥把鸡巴抽插的快点,正合他意。他马上就抱住我的腰狠狠地尻了起来。我个不停地喘着粗气,嘴里哼哼着。觉得,真是好爽,好舒服,我有生以来也没有感觉这么好过。
-  
-  就这样被表哥尻了有三十多分钟,从我的小穴深处喷涌而出了有好多次淫水,那时的感觉更爽像是在天堂一般,我想也许这就所说的高潮。最后,表哥紧紧地托住我的屁股,把鸡巴顶在我的小穴深处,喷出了热热地精液,滚烫地剌激着我的小穴,让我最后又来一次高潮,「啊,好烫……好烫……我不行了……」李涛听完陈瑷的故事,不由得又来了精神。把陈瑷抱在餐桌上分开她的双腿,挺着坚硬的鸡巴又插了进去。陈雷也抱着张晓琦在沙发上操。顿时客厅中响起了男人粗粗地喘息声,和女人娇媚的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