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失常的女友
失常的女友

失常的女友

赵墨回到单位,给珏珏打了个电话,说要出差,估计得十天半个月,珏珏当-
然知道出差是借口,他是彻底不想回家了,在电话里忍不住哭了。
--
  听着珏珏的哭声,赵墨的心也疼了,柔声说着:「我真的是出差,忙完这一
-阵我就回去了。」-
-
  「你还会回来吗?」珏珏抽泣着问。-

-  「当然了,你是我老婆,那是我家,我怎么可能不回来。」赵墨的鼻子一阵
-发酸。-
-
  「那我该怎么办?」珏珏觉得很无助。
--
  「你要是一个人寂寞,可以去找陈东,我跟他说了,这些天让他帮着照顾你。」-
赵墨说出这句话,突然觉得很荒唐,自己居然真的让老婆找另外一个男人,尽管
-这个人是陈东,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
-
  挂了电话,赵墨问着自己,真的能够接受珏珏和陈东上床吗?
--
  刚才跟陈东说的那些话,其实是在有些冲动之下出的口,他知道陈东也不会
-当回事,真的就去泡自己老婆,一世情两兄弟,他了解陈东,他做不出来。-
-
  现在关健是自己态度,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是把珏珏让给陈东?当然不是!
-那是自己老婆,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是喜欢她的。只是,再这样过下去,两个人-
都太痛苦了,他们似乎总是在两条相临的平行线上,永远交接不了,自己这样也-
只是想让两个人以后能像正常的夫妻那样好好生活罢了。
-
-  我是喜欢她的,不然也没有必要这样!赵墨很肯定的对自己说。
--
  他试着想像了一下,珏珏被陈东压在身下的情景,居然很奇怪地发现,并没-
有自己想像中的那样接受不了,当然前提是珏珏能感受到快乐!-
-
  如果陈东像自己一样把她弄哭弄疼,甚至用强,他一定会非常愤怒,恐怕连
-兄弟都没得做了!
-
-  只要珏珏开心!她会开心的!赵墨的脸上现出了温柔。-
-
  「喂,我刚才是认真的,珏珏真的交给你了,好好对她。」赵墨又给陈东打-
过去,重复着刚才的话,只是语气变得真诚。-

-  「滚滚滚滚滚!」陈东的态度很恶劣。-
-
  「我刚才又想了半天,发现她真的挺可怜的,她是个好女人,跟着我委屈她
-了。这两年多,她好像从来没有开心过,在我印像里,就只剩下她哭的模样,我-
觉得我挺对不起她的!」赵墨说到这,眼睛有点红了。
--
  「那你就好好对她啊!她是人,不是货物,你想给我就给我啊,你有没有考-
虑过她的感受?」陈东感受到了赵墨的酸楚,语气也平缓下来。
-
-  「可老子弄不好啊!两年多了,什么法子没用过,实在是没有办法啊!老子-
刚才还想过跟她离婚算了,放她走,让她找个自己喜欢的。她才二十多岁,本应-
该像娟儿那样开开心心的,可是现在呢,每天都在哭,老子心疼啊!可离婚又是-
不可能的,你说我怎么办?」
-
-  陈东在那头缓缓地说:「你不会我教你啊,对自己老婆好有什么难的?」
--
  「你说的那些我都懂,可我这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了,
-现在我们两个人都有心理阴影了。我敢说,我再回去,不管我怎么在她身上弄,-
她都会忍着,还会装得很舒服,可那是装啊!而且就算她真的是舒服,我也会认-
为她在装,你明白吗?」-
-
  陈东叹了口气,沉默了。-

-  「帮我好好对她,让她快乐,不许把她弄哭,不然我跟你翻脸!等她什么时-
候真的开开心心了,我就回去。」
--
  「喂喂喂!我没说答应啊!」-

-  「我操你啊!矫情你妹啊!珏珏那么漂亮,你别说你对她没想法!」
-
-  「真没想法!」陈东很真诚的说,这是实话,他现在是熟女控,骚女控,对-
玉女很不感冒。-
-
  「没想法给老子去找想法,我日你妹呀!对我家珏珏有想法的人大把都是,-
老子是把你当兄弟才交给你的,你要实在不好意思,把娟儿给我尝尝,呵呵!」
--
  「滚!」
-
-  「老子从小到大没求过你什么事吧,不就是让你当几天小白脸去哄我老婆开
-心吗,这点忙都不帮也太不仗义吧!最多老子给你报销费用!」心里的话掏出来
-之后,赵墨突然觉得心情很不错,居然还有闲情开起了玩笑。
-
-  「报你妈逼!」陈东被他的无赖弄得哭笑不得。
-
-  …………
--
  「哈哈!终于弄完了!可以轻松两天了!」婉如在OA上将最后一份备货单-
传过去,拍手笑道。-
-
  「是啊,不容易啊,辛苦你了!」娟儿站在她身后,微笑着说。-
-
  「你才辛苦呢!我才负责了针织饰品这一块,其它区域可都是你一个人完成-
的,我想起来都头大,姐,你太厉害了!」-

-  「谁说我是一个人,总部的人也有帮忙啊!」-
-
  「他们!」婉如瘪瘪嘴说:「不帮倒忙就不错了,一个个嘴皮子比谁都厉害,-
真要做起事来,我还真是瞧不上他们!我算是知道为什么江总非让你过来了。」
-眼下办公室里只有她们两个,婉如说话也不用顾忌什么。-
-
  娟儿只是笑笑,「这话当着我说说就完了,知道吗?」
-
-  「知道了!我可没那么傻!」婉如站起身,对着娟儿张开手:「姐,抱抱,
-亲亲!」-

-  娟儿迎过去,在她小嘴上吻了一口,婉如却一下子就贴上来,小舌头也钻进-
了她嘴里,娟儿愣了下,想要推开,小丫头却紧紧地搂着她不撒手,闭着眼睛,
-俏脸发红。-

-  娟儿想着这些天确实辛苦她了,每天加班到深夜,回酒店也是洗完澡就睡了,
-心底泛起了些柔情,便拖着她挪到办公室的门后,手伸进她的裙子。-

-  「嗯!」大腿被娟儿滑嫩的小手抚摸着,婉如哼出了呻吟。-
-
  手上感受到的丰腻让娟儿想到了张青,都是这般丰满的身子,区别在于小丫
-头还没长开,曲线浑圆,身体同样柔软却带着强烈的弹性,娟儿将婉如的及膝包-
裙提到了腰际,隔着黑色的小内裤探到了她的股间。-
-
  「我们回酒店好不好?」办公室的环境令婉如有些紧张,娟儿已经在脱她的-
内裤了。
-
-  「就在这怕什么,又没人,都在下面做培训呢!」娟儿笑着说,拉过一张椅-
子让婉如坐下,分开她的腿,蹲下身凑过去,将舌头伸进了肉缝。-

-  「啊……好舒服啊!」婉如一下子挺起腰,大声的叫着,倒把娟儿吓了一跳,
-这丫头现在叫床的声音有向娟儿看齐的趋势了。-
-
  娟儿使起了坏,将刚脱下的内裤向她嘴里塞去,婉如羞红了脸,扭着脖子躲-
着。「嗯……姐你好坏!我不要!」-

-  「听话!谁让你叫得那么大声,把嘴张开!」娟儿小声命令道,越发觉得好
-玩,陈东在家就经常这么整她。-
-
  内裤还是被塞进了嘴里,婉如睁大了眼睛,一脸委屈。娟儿在她脸上亲了一-
口,笑道:「这样才乖嘛,让姐好好疼你。」又蹲下去,拨开婉如肥厚的阴唇,-
里面已是一片晶莹。
--
  「我的亲亲婉如好多水哟,让姐来尝尝是什么味道。」娟儿张开小嘴,轻轻
-地含住了那一片鲜红的嫩肉。-
-
  …………-
-
  婉如的喘息终于平复下来,刚才高潮的时候,嘴被自己的内裤塞着,这种带
-着一点窒息的强烈快感差点令她晕噘,她拼命地挺着腰,臀部远离着椅子颤抖着,-
全身的嫩肉都在抖动。从鼻中断断续续哼出的泣吼连自己听到了都觉得害怕,这-
是我发出的声音吗?好吓人!我怎么会这样,每次被娟姐这样玩弄都好刺激,又
-羞人又舒服。
--
  娟儿拉出了她嘴里的内裤,已经被口水浸湿,自然是不能再穿了,婉如张着-
嘴,贪婪的呼吸着,俏脸潮红地说:「姐,我刚才觉得真的快要死了。」-

-  「是舒服得快要死了吧!」娟儿捏捏她的鼻子。-
-
  「恩!姐,你不要吗?我也想爱你。」婉如看到娟儿已经站起身整理着身服。
--
  娟儿摇摇头,柔声说:「马上要吃饭了,以后多的是机会。」
--
  「可我们还有几天就要回去了,我有点害怕,回去之后我们是不是就不能在
-一起了?」
-
-  娟儿叹了口气,笑着对她说:「婉如,你终究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的,你会
-找到一个好男人来爱你,姐帮你找一个好不好?」
-
-  「不好,我只喜欢你!」-
-
  「婉如……你是不是讨厌男人?」
--
  「有一点吧?」婉如想了一会,皱着眉点点头。
--
  娟儿感到有些头大,真要把她带回去,那死陈东肯定不会放过她,可她又讨-
厌男人,那样就太委屈她了,哎!-

-  「以后再说吧!」娟儿觉得她跟陈东是越来越混乱了,一笔糊涂帐,怎么理
-得清啊!-
-
  婉如起身用纸巾将下身擦拭干净,这个肯定不敢丢在办公室的垃圾蒌了,找
-了个小胶袋,连同内裤一起装好放进了包里。
-
-  两女下了楼,正好培训也散了,总部还有新员工近百号人哄闹出一片喧嚣,-
婉如吐吐舌头,刚恢复正常的俏脸又红了,刚才自己就在这些人的头顶上被娟姐
-舔到高潮,太不可意议了。-
-
  江华迎面走过来,身边叽叽喳喳地围着一群女孩子,他太子爷的身份自然隐
-瞒不了多久,更别说还拥有一幅俊朗的外型,这可是标准的金龟婿,不知道勾起
-了多少女人的小心思。-

-  他老远就看到了娟儿,点点头打了个招呼,便装出对身边女孩的话题很感兴
-趣的模样,准备和娟儿来个擦身而过,耳边却传来她脆生生的叫声:「江华!一
-起吃饭吧,找你有事!」
-
-  他还想着要不要拒绝,娟儿却不管他的反应,已经挽着婉如向外面走去。江
-华一阵苦笑,摆脱了身边的女人,快步跟了上去。-
-
  娟儿现在有点纠结,刚才看着江华被一群女孩子围着,她居然有一点吃醋,
-不由自主地开口叫了他。-
-
  这次过来也有一个星期了,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来微妙,女人就是这样,
-一但和一个男人有了亲密接触,怎么可能对他无视,怎么可能心里没有他!娟儿
-再妖精,这方便免不了俗。-
-
  开始还是有意地疏远着他,一幅公事公办的态度,毕竟娟儿真的还没想好应-
该怎么和他相处,对于江华,她除了爱怜,更多的还有愧疚。两人在成都在那一-
夜,虽说机会是江华制造出来的,但发展到那个地步,占据主动的可都是她啊!
-
-  可自己却为了心里好受,去跟陈东坦白了,不但让他挨了赵墨的一顿打,更-
是差点让他陷入万劫不复。娟儿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后怕,得亏是陈东爱她,顾忌-
她的感受没有下手,要不然……真的不敢去想,在这件事上自己真的太自私了。
-
-  这些天娟儿一直想找个机会向江华道歉,两人倒也有过单独相处的机会,江-
华也总是表现得很体贴温柔,但却透露着刻意的生疏,令娟儿也说不出口。
-
-  现在也是这样,进了饭店,点的都是她爱吃的,江华已经弄清了她的口味,
-也很贴心的给她准备饮料碗筷,但菜上来之后,就闷声开吃。娟儿几次拿公事出-
来逗他说话,他也只是很公事公办的回着,尽量眼神中还是会偶尔流露出爱慕,
-但也仅此而己了。
--
  …………-

-  陈东这边中午又是个酒局,做东的是市城投公司,算得上是他父亲的直接班-
底,自家人就安排得比较靠后。本来陈东还想推了,那个高总劝酒太厉害,跟他
-喝一次醉一次,他实在有点怵,但人家亲自跑到了银行来接,陈东也只得硬着头
-皮,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去赴宴了。-

-  王珺也在办公室,自然被一起叫上了,席面上又是老样子,陈东感叹着道行-
还浅,斗不过这老狐狸,被灌得那叫一个惨,关健是关系太好,说起来老高还是-
看着他长大的,又不能抹了面子。-

-  王珺看着心疼,还想着帮他挡,被陈东拦住了,小丫头就别添乱了,老老实
-实喝你的饮料,那货陪酒员出身,最少三斤的量,你只要敢端杯,他就敢灭了你。
-
-  被灌了七八两,陈东肚子里开始翻江倒海了,跑去卫生间吐了一回,老高才
-意犹未尽地放过他,叫服务员上了醒酒汤。
-
-  叼着牙签,拉着他语重心长的说:「你这样不成啊!才半斤多一点就完了,-
干革命工作不能经得住考验怎么行!你以后的路还长着呢,前途肯定是光明地,
-但是不能留下这种缺陷啊!这可不是小问题,这关系到前途,命运!这是原则问
-题,态度问题,能力问题,以后没事多找哥哥练练,知道吗?」
--
  「去去去!」陈东翻着白眼。
-
-  老高拍起桌子,一脸痛心:「呐呐呐!你这个态度就很成问题嘛!哥哥是在
-帮你进步,进步你懂不懂!组织上对你可是一片苦心啊,就说今天,不是我亲自
-跑过去,你小子肯定又溜了,你这样就很明显地带着抵触情绪嘛,这是工作,这
-是我们的事业!怎么能带着情绪呢!你这个样子要出大问题滴!」
-
-  「行了行了!你饶了我吧,我要再跟你喝几回,小命都没了!」陈东懒得跟
-他扯了,准备告辞,但一起身,却是天旋地转,打了个趔趄,王珺赶紧扶住。
-
-  「喂喂喂,下午还有节目呢!」老高叫着。
-
-  「改天改天,我请你行了吧,今天你放过我吧。」开什么玩笑,他的节目还-
能少了酒!陈东实在站不稳了,搭上王珺的肩膀,
-
-  「那行!不耽误你们的好事了!」老高呵呵笑道。-
-
  王珺的脸红了,却没表示出什么,很认真地搀着陈东。
--
  「别瞎说,人家小姑娘!」陈东回过神,收回手。-

-  出了酒店,被烈日晃着眼,陈东更难受了,老高派了车送他回家,王珺跟着-
上了车。
-
-  「先送你回去吧!」陈东揉着额头。-
-
  「你一个人我不放心,娟姐又不在家。」王珺带着羞涩,却很坚定。
-
-  「那……好吧。」陈东苦笑着摇摇头,她非要跟着,自己总不可能把她赶回-
去吧,在心里滴沽着,陈东同志,组织上考验你的时刻到了!-

-  …………-
-
  「陪我出去走走吧。」
--
  吃完饭,娟儿跟江华说。
--
  下午她没什么事,备货告一段落了,工作重点在又放回了员工的培训,只等
-着货品发过来之后做最后的陈列。总部这段时间正好请来了一个咨询管理团队,
-娟儿知道了消息,打电话找老江硬要了两个讲师过来,她总算是从这一块抽出了-
身。
--
  江华还有些犹豫,娟儿接着说:「我有点话想跟你说。」也不管他答不答应,-
让婉如先回去,自己便出了饭店,慢慢的在街边走着。-
-
  江华看着娟儿的背景,叹了口气,还是跟上去了,又是这样!自己总是被她-
拿捏得死死的,刚才是,现在是,那晚在酒店也是!江华叹着自己没出息,可又-
不免地涌起些温情,娟儿这样又何尝不是没跟他见外。
--
  娟儿看到江华跟来了,看着他的脸,又想起了那天他被赵墨猛踹的情景,一-
阵心疼,皮肤上的伤痕自然早已消失,但她知道,心里的伤还没好。
--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
-
  江华笑笑,说:「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其实这几天我也想问问你,跟你老
-公的关系恢复了吗?」-

-  娟儿点点头,微笑着说:「没事了。」-
-
  「那就好,我可以放心了。」江华松了口气,这些天他静下心来,想着跟娟-
儿的种种。有甜蜜,不管怎么说,他拥有过她了。有苦涩,这份拥有太短暂。有
-心疼,娟儿那天可怜兮兮的模样令他无力。-
-
  也有害怕,不可能不怕,陈东那天的话差点让他崩溃,他知道,不管他家里-
多有钱,在人前有多么风光,可是在人家眼里,也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生死存
-亡就在人家的一念之间。前两天老江来过一次,看着父亲鬓角的白发,他差点落
-泪!父亲辛苦一辈子打拼下的基业,差一点就毁在了自己的手里。-

-  他甚至对娟儿生出过一丝怨恨,为什么你要跟自己老公交待!这种事你不说-
他怎么会知道?可是当娟儿又一次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发现对她恨不起来
-了,她的一颦一笑,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妩媚依然深深地吸引着他。
-
-  他嘲笑着自己太没出息,他又不缺女人,就说这批新招的员工,都算得上美
-女,他相信只要自己愿意,不管是已婚还未婚的,大半都会陪他上床,可自己偏
-偏就只对这个有毒的,不能碰的娟儿念念不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比以前更
-加强烈。-
-
  他总是会想起在成都的那一夜,想起娟儿诱人的呻吟,高潮时的过激,想起-
被他品尝过的她身体的每一寸地方,再去看其它女人时,全都索然无味了。-
-
  这些天,他拼命的跟娟儿保持着距离,不给自己单独跟她相处的机会,可只-
要在一起了,他又会忍不住的对她好,这种纠结折磨得他要发疯。-

-  「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那天在酒店不能怪你,是我主动的,后来却差点害
-了你,你一定很怨我。真的对不起。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会变成那个样子,我老公-
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忍不住就说了,我以为我会瞒着他的,可我从来没对他撒-
过谎,我不会。」娟儿说完咬着嘴唇,怔怔地看着江华。
-
-  「你很爱他吧。」-
-
  「恩,我们很相爱。」
--
  「我真的挺羡慕他的。」江华苦笑着说。
--
  娟儿也笑了,想到了张青,想到那一夜三人的同床,这个死陈东,还真是让
-人羡慕!连自己都有点羡慕他啊!她在幸福的同时,也有了一点纠结,那两个人-
这些天会不会是在夜夜笙歌,张青那么媚!自己抱着她都忍不住想要亲热,更别-
说那个死陈东了!
-
-  想到这些,娟儿撅起了嘴,皱起鼻子,脸上现出了些在家时的娇憨。-

-  江华睁大了眼睛,娟儿的这幅表情他从未见过,不说平时的干练大气,就算-
是在成都的那一夜,她有性感,有妩媚,有风骚,但却没见过这种可爱。
-
-  娟儿查觉到了江华目光,起了些小调皮,对着他将眼睛笑成弯月儿,嘴翘得-
更高了,展现出小妖精的本色,江华的脸红了。-
-
  「咯咯咯!」他的窘态令娟儿笑出了声音,江华装不下去了,痴痴的看住她。-
「姐!我……」。-

-  「终于肯喊我姐啦?」娟儿板回脸。-
-
  江华苦笑着说:「你难道不知道我的心思,我忍得好辛苦,你还这样逗我。」
--
  「我就是看你难受才逗你呀!」
--
  「可是……」江华欲言又止。
-
-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娟儿咬咬嘴唇,说:「我们就顺其自然吧。」-
-
  「顺其自然?」-

-  娟儿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江华很直接地说:「我喜欢你!不是爱,只是喜欢,
-但是比朋友又多一点,我跟他……说了,他不介意。」-
-
  江华一脸诧异,有些结巴地问:「他……他他真的不介意?」
--
  娟儿的脸有些红了,这里她第一次主动向一个男人表示好感,当然还有补尝
-的意思,江华这些天表现出的小心翼翼令她很是心疼,愧疚也是一天天的在折磨-
着她,如果他恨她怨她,她或许会好受一点,但偏偏他没有。
--
  「恩!我们的关系可能你理解不了,反正……只要我开心,他也会开心。」-
娟儿说着连自己都觉得荒唐,我们这对夫妻还真是常人无法理解啊!但更多的却-
是甜蜜,荒唐又怎么样!只要我最爱的人是他,他最爱的是我,这就够了。-

-  「如果……你对我没有感觉了,我以后就做你的姐姐!」娟儿欲盖弥彰地说-
着,矜持!要矜持!
--
  「那有感觉呢?」江华脱口而出。
-
-  娟儿不说话了,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眉目含情。
--
  江华伸出手,拦下了一辆的士,拖着娟儿上了车。
--
  「去哪啊?」
-
-  「成都!」-

-  …………-
-
  江华带着娟儿又来到了上次的酒店,这次自然是只开一间了,江华一路牵着-
她的手,几乎是小跑着进了房间,很直接地抱住了她,紧紧地抱着,吻住了她的
-嘴。-
-
  娟儿这一路上有甜蜜,有差涩,也有忐忑,两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自然清-
楚,刚才和江华说那些话她就有了准备,反正已经给过他一次了,反正那个死陈-
东也不介意,好像不止不介意,还会兴奋吧!
-
-  江华的手伸进了她的裙子,顺着柔软的大腿伸进了股间,就着一层内裤,抚
-摸着她的阴部。-
-
  娟儿发现自己非常兴奋,呼吸越来越重,身子也在发烫,上次跟江华这样的-
时候,心里更多是不安还有罪恶,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但这次不同了啊!身心-
完全放开了,现在完全是在享受,享受老公之外的男人带来的爱抚,这种带着禁
-忌的刺激令她深陷其中,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乳房在发涨,下体在分泌。
-
-  江华抱起她,向床边走去,娟儿回过了神,推推他,说:「你先去洗个澡吧!-
别那么急好不好!」-

-  等江华进了浴室,娟儿咬着嘴唇,带着调皮的微笑,拿出手机给陈东打了过
-去。
--
  「老公……」娟儿媚声叫着。
-
-  陈东和王珺刚到家,坐在沙发上,眼下只能坐,一躺下天旋地转的更难受,
-哆嗦着半天才掏出手机。有点大舌头的问:「宝贝,怎么了?」-
-
  「我跟江华在酒店。」娟儿小声的说着。
-
-  「啊!」陈东打了酒嗝,被娟儿的话激得清醒了一些,问道:「真的?」
-
-  「嗯!今天我跟他说我喜欢他了,他好直接,就把我拉到酒店来了!」-
-
  「死妖精,忍不住了?」陈东小声地说,王珺正在给他泡茶。
--
  「我总觉得挺对不起他的,想……就想补尝他一下,老公,你会生气吗?」
-
-  「你说呢!」王珺泡好了茶,给他端过来。
--
  「亲亲老公……你不会对不对?」娟儿带着讨好撒着娇。-
-
  「你们在干嘛?」陈东问着,王珺就坐在边上,他只能小心的组织着言词。-
-
  「他在洗澡。」
-
-  「没一起?」-

-  「他想来着,我没答应,我想先问你同不同意?」娟儿的语气里带上了挑逗。-
-
  「宝贝,只要你开心。」陈东一下子兴奋起来,这小妖精,还真是学坏了,-
但偏偏越是这样,自己就越爱她。-
-
  「真的吗?不光是洗澡哟,等下我们还会那样啊!」娟儿继续挑拨着陈东的-
神经。
-
-  陈东感觉脸开始发烫,呼吸变得沉重,王珺也发现了他的异常,关切地看着
-他。
-
-  「那样是哪样啊!」
--
  「做爱啊,老公,等下我会跟他做爱的,你喜不喜欢呀!」-
-
  陈东的某个部份开始发涨,裤子渐渐地支起帐蓬,他翘上二郎腿,掩饰着。
--
  「刚才你们干什么了?」他忍不住的打听。-

-  「没干什么,进房就让他摸了几下,我就让他先去洗澡了?」
--
  「哪里?」-
-
  娟儿查觉到陈东的异常,问:「什么哪里?老公,你是不是在上班,说话不-
方便?」
-
-  「我在家,喝多了,王珺把我送回来的!」
--
  「啊!王珺也在啊!」娟儿吓住了。-
-
  陈东使起坏,笑着说:「是啊,要不要跟她说说话,我把电话给她。」
--
  「讨厌啊你!你怎么能这样……啊啊!王珺你好!」王珺已经接过电话叫了
-声娟姐,娟儿敢紧换成正常的语调应付着。-

-  「你不在家,我看他喝太多了,不放心,就把他送回来了!」王珺在电话里-
解释着。
--
  「谢谢谢谢!真是麻烦你了!那个,我回来了约你逛街!」娟儿说得咬牙切
-齿,这感觉就跟被捉奸在床一样。
--
  「不客气,应该的啊,你们那么照顾我。好久没跟你逛街了,等你回来了我
-约你,我把电话给陈东吧!」王珺听出娟儿的敷衍,把电话还给陈东。-
-
  「喂喂!」陈东拿过电话。
-
-  「喂你个头,存心让我出丑是不是!」娟儿一阵气急。
-
-  「呵呵!喜不喜欢!」-
-
  「人家刚提起的一点情绪都没有了。」-

-  「还有情绪啊,给我说说,他那个……你哪里了?」
--
  「那个是哪个啊?」娟儿撅着嘴,互意问着,她当然知道陈东想听什么。-
-
  「我去个洗手间。」陈东对王珺也是对娟儿说道,起身扶着墙,进了卫生间
-关上门。「好了,小骚货可以说了!」-
-
  「说什么呀?」-

-  「他摸你哪里了?」
--
  「哼!我才不说呢!谁让你这么坏,憋死你!」
-
-  「宝贝乖,给老公说说。」陈东呵呵笑着。
--
  「真想听啊,是不是兴奋,你亲亲老婆的身子刚才被一个男人摸了哟!」娟-
儿红着脸,不光是陈东想听,她也想跟陈东分享。-

-  「是啊,小骚货,我现在都硬了!」陈东掏出了阴茎,龟头上已经沾了些粘-
液。-

-  「我也是,老公,跟你说些我觉得好兴奋。」娟儿的小手伸进了自己股间。-
-
  「你穿的什么衣服,他怎么摸的?」
--
  「我今天穿的连衣裙,那件黄色的,他刚才把手伸进去了。」-

-  「你没拦着?就张开腿让他摸?」
--
  「恩……刚才大腿被他摸得好舒服,还摸到了我那里。」
-
-  「哪里呀?是不是你的小骚逼。」
-
-  「是啊,隔着内摸的,差点摸得我受不了。」-
-
  「那不是出了好多水?」-
-
  「是啊,我现在下面好多水,他一摸我的水就出来了,比被你摸都快呢!现
-在给你打电话这么一说,水好像更多了,啊……又涌了一股出来,内裤都湿了!-
老公,你说我是不是很骚啊!」
-
-  「对啊!你就是个骚货,他捏你奶子没有?」
-
-  「隔着衣服摸了几下,你是不是喜欢我被他捏奶子呀,那我等下脱光了让他-
捏好不好?」
--
  「好啊,不过不许太用力,别给我捏坏了!」-
-
  「知道了,你以为他是你呀,就你最坏,下得去手!」
-
-  「呵呵,宝贝,玩得开心点,叫他让你舒服知道吗?」
--
  「恩,老公,你真的不介意吗?」娟儿免不了的有些担心。-
-
  「放心吧,你是我最疼爱的宝贝,有时候跟别人分享一下,让别人知道我的-
宝贝有多么完美,多么可爱,这样多好啊对不对!只要你的心还在我儿,不会玩-
野就行了!」
-
-  「嗯!老公谢谢你,我好爱你!」
-
-  「我也爱你!宝贝,脱得光光的,跟他一起去洗澡好不好!」-
-
  「这样好吗?」
-
-  「怕什么,总是要脱光的嘛,去吧,洗得干干净净的,让他再舔遍你的全身。」
--
  「啊……老公,我被你说得都受不了了,我要脱衣服了,内裤湿湿的好难受!」-
-
  「恩,去吧,好好享受。」-
-
  「嗯,那我挂了,晚一点我再打给你,再给你说我们是怎么做爱的好不好。」-

-  「好啊,我等你电话。」
-
-  娟儿挂了电话,脸色已经潮红,眼色开始迷离。抬起手拉开腰间连衣裙的拉
-链,裙子被脱下了,然后是胸罩,内裤,整个诱人的身体暴露在了空气中。
-
-  不知是兴奋还是羞涩,发烫的身子上起了一层疙瘩,娟儿带着些颤抖,走到-
浴室门口,敲响了门。
--
  门开了,江华正用浴巾擦着身体,看到她这般模样,怔住了,娟儿咬着嘴唇
-走进去,看着他跨下的阴茎正露出狰狞地对着她,不自主便伸手握住了,好硬好
-热,娟儿忍不住蹲下身子,张开小嘴,慢慢地将坚硬含入嘴中。
--
  …………
--
  陈东挂完电话才想起来没有提醒娟儿要戴套,兴奋之余又有了些纠结,犹豫
-着要不要再给娟儿打过去,想了想还是算了,别破坏气氛。娟儿也不喜欢那层橡
-胶薄膜,为此都不顾副作用的吃着长效避孕药。-
-
  哎!他妈的,小妖精又要被人内射一次了,老子还真是没救了,还会害怕破-
坏他们的气氛,陈东一阵苦笑,
--
  笑完了突然发现自己现在很尴尬,被娟儿这样挑逗一番,再加上酒精的作用,
-勃起实在是控制不了,裤子顶着老高,刚才撒完尿都是硬生生地塞回去的,可眼-
下外面还有个小姑娘,这怎么出得了门啊。-

-  偏偏王珺看他半天没出来,在外面又敲起了门,关切的问着:「陈东你没事
-吧!」-

-  「没事没事!」陈东努力了半天,总算让那玩意软了一些下来,抄了一只手-
进裤兜,让帐蓬没那么明显了,开了门,走出浴室,此时酒已经醒了不少,至少-
走路是不晃悠了。
--
  王珺靠过来扶住他,说:「你的脸怎么这红,刚才都没这样,是不是不舒服?」
-又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好烫啊,要不我陪上医院看看吧。」
--
  陈东连说不用,王珺靠得很近,身上的体香冲击着他的神经,陈东很不自在
-的动了动被她扶着的那只手,手背却碰到了她的小腹,隔着衣服清晰地感受到那
-里面的柔软。这个触感太好了,陈东现在是酒后,又被娟儿挑拨得有些失控了,-
一时之间有点舍不得拿开,反倒加了点力道。
-
-  王珺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腰往后缩了一些,却没有躲开,扶着他走沙发,-
坐下之后,陈东才回过神,收回贴着她小腹的手,生出些后悔。-
-
  但欲望却似乎更强烈了,王珺现在小脸通红,很是勾人,又穿着一件白色的-
衬衣,从他这个角度正好能从胸前的扣子之间看进去,胸罩上方的一片白花花的-
嫩肉,刺激得他一阵燥热。
-
-  陈东感觉自己有些控制不住,差一点就要把眼前这可人儿搂进怀里,王珺也-
是摆出了一幅任君采撷的样子。但最后的一点理智还是止住了动作,这个真不能
-动啊!窝边草好吃不好吐啊!家里已经有两个了,那边还有个珏珏不知道怎么办-
呢,这要再加一个,光想想都受不了了!-
-
  现在的气氛太暧昧了,陈东决定挑明,不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真的不敢保证
-了。-

-  便开门见山地说:「王珺,咱们真的不能这样,我真的挺喜欢你的,我也不-
介意跟你发生些什么。我是男人,我可以玩,可你不行啊!你一小姑娘,以后还
-要恋爱,还要结婚,真要跟我怎么样了,你会后悔的。」
--
  「你真的喜欢我吗?」王珺睁大了眼睛,看着他问着。-

-  「你长得又漂亮,性格又好,又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呢。」-
-
  「你终于肯说出喜欢我了。」王珺的脸上带出苦笑。
-
-  「我都结婚了,喜欢你又有什么用,对不对?」-

-  「是啊……你都结婚了,我也要结婚了。」王珺落莫地说着-

-  「啊!你要结婚了?什么时候,我去喝喜酒,呵呵!」-
-
  「过几天我就要回家了。」王珺低下头,轻声说着。
--
  「回家?你家是哪的?」陈东觉得她有点不对劲。
--
  「湖南。」-
-
  「湖南?王……你是王家的?」陈东吃了一惊,湖南王家跟陈家可是一个重
-量级的。-

-  王珺点点头。-

-  「失敬失敬!」陈东笑着说:「呵呵!你藏得够深的啊!奴才给小郡主请安,
-郡主吉祥。」-
-
  王珺摇摇头,苦笑着说:「我倒是情愿生在普通人的家里,至少可以过上自-
己想过的生活,可以去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我真的挺羡慕你的,你能找到娟姐,-
还能过得这么幸福。」
-
-  陈东叹了口气,点点头,他们这帮人看着风光,一生下来就拥有别人做梦到-
梦不到的一切,但是相应的,他们也要付出代价,前途,婚姻都是早早的就被安-
排好了。-

-  就好比陈东自己,虽说婚事他自已做主了,可仕途他却躲不掉了,他本是个
-胸无大志的散慢人,又何尝愿意混迹官场,之前的几年与其说是低调,不如说是-
真实的心态反应。
-
-  看着王珺,他又想到了珏珏,两个气质,家世,遭遇,甚至连名字都相像的-
女人。
-
-  「那你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陈东问道。-
-
  王珺抬起头,皱起眉头看着他说:「你记不记得你三年前推了一门亲事。」-
-
  「嗯!」陈东当然记得这么一回事,当时还没认识娟儿,他也没过见对方,
-就是对这种事很反感,差点离家出门,这事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后来亏得是四九-
城的老太太拍了桌子,说我们陈家还没到卖儿卖女的地步,这才护住了他。
--
  陈东猛地睁大了眼,他突然想起那家好像就是王家,有些结巴地问道:「不
-……不……不不会是你吧!」
--
  王珺盯着他不出声。
-
-  陈东开始冒汗,手足无措地说着:「那个,我我……我没别的意思,绝对不
-是针对你,我也没见过你啊!那个……我就是对这种事挺反感的,绝对绝对跟你-
一点关系都没有!」
--
  「我知道,我当时也挺反感的,我们连面都没见过,怎么可能结婚。后来,
-听说你闹得挺凶,把这事给推了,我还挺佩服你的。」
--
  「呵呵,好说好说。」陈东干笑着说。-

-  「你算是解脱了,可我还是没能逃掉,没过一年,他们就又给我安排了一个。」
--
  陈江无言以对,他没敢问是谁,那是找抽。-

-  「然后我就见到你了,那次你奶奶大寿,我也去了,看到你之后就开始怨你-
了。」
--
  「啊……」-

-  「你都没见过我,为什么就推了呢?」王珺看着他,幽幽地问着。-

-  对着她哀怨的目光,陈东如坐针毡-

-  「后来我求他们,把婚事拖后了两年,我就跑到这儿来了,可银行的规距太
-讨厌,进来先得在柜台实习,我浪费了一年的时间,你那时候理都不理我。」王
-珺委屈地说着,开始吸鼻子。
--
  「我不想挑明,我就想让你爱上我,让你知道错过了什么,让你后悔。可是
-我做不到,娟姐太优秀了,不管哪方面都比我强,我都喜欢上她了,怎么可能把-
你的心抢走。可是我真的没多少时间了,再过几天我就得回去准备婚事了,我等
-不了,你知道吗?」
-
-  王珺的眼泪终于出来了,哭着说:「我不喜欢那个人,一点都不喜欢!为什
-么,为什么你不要我!为什么……你不……要我……呜呜呜……」-

-  陈东手忙脚乱地给她递去纸巾,他现在心疼无比,恨不得陪着她一起哭了。
-
-  王珺擦着眼泪,脸上带着倔强,抽着鼻子问:「你现在后悔了吗?」
-
-  「后悔,太后悔了!」陈东点着头。-
-
  「可后悔又有什么用,没用了!呜呜呜……」王珺哭着伸出手,一下一下地
-打在陈东的身上,也打在他的心里。-
-
  陈东叹了口气,将王珺搂进怀里,在她耳边轻声说着:「对不起,真的对不-
起!」-

-  …………-

-  娟儿高潮的呻吟又开始响彻在房间,她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从在浴室-
给江华口交开始,她就沦陷了,连怎么洗的澡,怎么被擦干身体,怎么来到床上-
都印像模糊。只记得她的全身又一次的被江华舔遍。
-
-  乳房,腰腹,双腿,臀部,阴部,甚至还有肛门,每一寸地方。娟儿扭曲着,
-翻滚着,迎合着江华的爱抚吮吸,在被他插入之前就高潮了一次。
--
  然后,被坚硬进入身体,在体内开始抽送,娟儿张开身体,配合着,时而跨
-坐在他的腰间,时而被他压在身下,时而跪伏在他的身前,那种强烈的撞击令她-
迷失。-
-
  她已经瘫软,快感却依然强烈,她想要迎合,却提不起一丝力气。-
-
  「水……我要喝水,啊……啊……」娟儿觉得嗓子在冒烟,她趴在床上,张
-着腿,被江华冲击着。
-
-  江华停下动作,拿过床头的一瓶饮料递给她,娟儿却扭不动瓶盖了。-
-
  「喂我喝。」娟儿喘息着说。-
-
  江华看到她的模样,生出些恍惚,今天在浴室他忍不住射在了娟儿嘴里,本
-来还有些惶恐,但娟儿却把他的精液吞了下去。那一刻,他兴奋得无以复加,使-
尽了一切办法,只想让他的娟儿快乐,他也不记得他射了几次,但每次射完他都
-会留在娟儿体内,然后抚摸,亲吻,又再变得坚硬,他感觉他能永远的这样做下-
去。
-
-  但娟儿似乎要受不了了,他开始清醒过来,看着她的样子除了深深的满足成
-就,也生出些不忍,江华从她的体内退出来,带出了一大股白液,眼下天色已经-
发黑,他们已经做了一整个下午。
--
  将瓶口递到她的嘴边,倾过去,娟儿贪婪地喝着,喘着气,饮料顺着嘴角打
-湿了床单。-
-
  江华将她扶起身,搂到怀里,休息了一阵,娟儿总算是回过了一点精神。-
-
  「哇……」娟儿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叹道:「你好厉害,我真的受不了了。」
-
-  「姐,我好爱你!我想跟你做一辈子。」-
-
  「不许爱我,只能喜欢,知道吗?」
-
-  「嗯,喜欢,姐,今天你喜欢吗,舒服吗?」-

-  「你说呢,我现在动都动不了。」娟儿笑着在江华的脸上亲了一口,「抱我
-去浴澡吧,身上好难受,我肚子也饿了,洗完澡我们下去吃饭。」
--
  「恩。」-
-
  …………
-
-  「嗯……」王珺现在只剩下一条白色的小内裤,躺在陈东的怀里,被他在身
-子上抚摸着,忍不住发出了呻吟。
-
-  「喜欢吗?」陈东轻声问着,他的手正握在王珺的乳房上,小姑娘很娇弱,
-双乳盈盈一握,陈东很轻柔,很怜惜。-

-  王珺哭完之后,就在他怀里怔怔地看着他,陈东知道如果再端下去就真的是-
畜生不如了,便抱着她上了床,怀着赎罪的心理温存着。从她的身体反应可以看
-出她应该是处女,陈东没想拿走她的第一次,但一样可以让她快乐。-

-  王珺红着脸,闭着眼睛点点头,乳房被他握在手里轻揉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这是她第一个男人,光着身子被他这样轻薄,王珺在羞怯之余更多的却是甜蜜,-
哪怕只剩几天了,至少我快乐过。
--
  房间里关着门,拉着窗帘,光线昏暗柔和,陈东扶着王珺让她躺在床上,吻-
上了她的脖子。-

-  王珺的反应很生涩,想抱他又不敢,手都不知往哪放,只好伸进嘴里咬着,-
脖子上的麻痒令她发颤,然后,感觉到他的嘴在向下,吻到锁骨,胸口,然后-
……乳房。
--
  「啊!」王珺发出一声轻叫,从未试过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心神,他在吻我乳-
房,好温柔,啊!我的乳头!被他含住了,好麻好痒,又好舒服,原来跟心爱的-
人亲热的感觉这么好啊!-

-  王珺很瘦,不光是看着瘦,脱了衣服更是如此,现在平躺着,能清晰的分辨-
出她的肋骨,陈东看得鼻子发酸,动作更加轻柔,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害了她
-啊,也只能这样补偿她一下了。
-
-  用双手加上舌头在她身子上爱怜着,慢慢地向下,越过被内裤包裹的私处,-
到了她的双腿,纤细修长,带着骨感的美。
-
-  王珺的身体开始发热,发烫,身体的反应让她有点不知所措,她觉得很空虚,
-渴望陈东怀中的温暖,她拉着陈东压在身上,呻吟着:「抱我……用力抱着我
-……我好喜欢。」-
-
  陈东不忍将重量全压在她的身上,扳着她侧过身,侧躺着将她娇弱的身子搂
-在怀里。
--
  王珺睁着眼睛看着他,轻声说:「接下来应该怎么样。」她的脸很红,她能
-感觉到抵在她小腹的坚硬。-

-  「就是这样啊!抱着你,舒服吗?」-

-  「你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接下来是不是就要那样了?」王珺羞涩地说着。
--
  「傻瓜,不一定非要那样啊,这样你不喜欢吗。」陈东把手伸进她的股间,-
隔着内裤轻轻地抚摸着。-
-
  「我想把第一次给你,好不好。」王珺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颤抖着说。-

-  「那……好啊!」陈东当然不会开口拒绝,不忍也不敢,便伸手去脱她的内-
裤,王珺配合着,闭起眼睛。然后感觉到陈东的坚硬也从内裤里出来了,好硬好-
烫。
--
  私处传来了令她害怕又期待的触感,王珺的眼泪了涌出来,两年了,自己的-
身子终于要给他了!她张开了双腿,带着羞怯和倔强,她知道第一次很会疼,她
-已经准备好了。
--
  但意想中的疼痛却迟迟没有到来,快感却越来越强烈,她开始呻吟,慢慢动-
情,还有一些奇怪,为什么一点都不疼,还这么舒服。-

-  陈东正压在她的身上,扶着阴茎,用龟头磨擦着她的阴蒂,他没有用嘴,小
-姑娘不一定接受得了口交,这样刺激也并不比口交的快感弱,他没想着进入,人
-家的第一次他没资格拿走,那会让他一辈子不安。-

-  细心观查着王珺的反应,控制着力道和幅度,渐渐的,王珺的呻吟声越来越
-大,纤细的腰肢开始扭曲,他又低下头,含头她的一只乳头,双重的刺激之下,-
王珺的身子开始僵硬,表情变成舒服到极点的痛苦,呻吟变成哭泣,她高潮了。
-
-  陈东停住下体的刺激,用双手和嘴唇在她身上亲吻抚摸着,将她的高潮推得
-更高,直到她渐渐平缓下来,又把她抱进怀里。
-
-  「舒服吗?」陈东亲着她的耳垂。-

-  「嗯!刚才好舒服,这就是高潮吗?」王珺的脸色潮红,一脸的不可意议。-

-  「对啊!恭喜我的小丫头达到了人生中第一次高潮。」陈东爱怜地笑道。
--
  「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疼,人家说第一次会很疼的。」-

-  「不疼难道是坏事啊,有些人第一次就是不疼啊!」-
-
  王珺皱起眉头,带着些狐疑地看着他,轻声说:「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你
-没骗我吧!」把手探到身下,摸了摸私处,一片泛滥,红着脸沾了些体液,拿到
-眼前,手上只有晶莹。
--
  「不对!没有血,第一次会有血的,你骗我!」
--
  「我骗你干嘛,傻丫头,说不定是你以前不小心自己把膜弄破了呢?」
-
-  「膜……膜在里面!你个骗子!你没有进去!我说了把第一次给你的!呜呜
-呜……」王珺又哭了:「你根本就不喜欢我……呜呜……人家都说给你……你都
-不要!你还骗我!」
-
-  陈东赶紧抱住她哄着:「我就是喜欢你才不忍心拿走啊!女人的第一次很宝
-贵的,应该是新婚之夜留给老公的呀,我不想你以后后悔,我也会后悔的。」-

-  「我又不喜欢他,为什么要给他!」-

-  「这……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啊!你以后还得跟他过一辈子,对不对。」
-
-  王珺不说话了,怔怔地看着天花板出神,陈东稍稍地松了口,在心里嘀咕着:-
性教育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老子这样都没骗过去。-

-  王珺起了身,光着身子打开房门,向外走去。-

-  「你干嘛去啊!」
--
  「我去下洗手间。」
--
  「哦。」陈东没有在意,继续躺在床上感慨,但随即传来一声惨叫,陈东一-
下怔住了,飞快地起身冲了过去。
-
-  卫生间的门没关,王珺站在里面,捧着自己的手,擎着泪,瘦弱的身子瑟瑟
-发抖,股间一股殷红正顺着一侧大腿缓缓淌下。-
-
  「你不要,我自己拿走!」王珺盯着他,一脸决然。